[猴宽]Liebesbrief

旧文整理重发,在2016年和朋友一起搞的互动。
宽的部分出自朋友,猴的部分是我写的。
祝阅读愉快❤️❤️







*大概就是TK深夜睡不着写的一封信,然后后来被大圣看到了,大概是这种情节跟感觉
*夹带了一点伞TK






加雷斯:

我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你已经在我家的客房睡着了。其实这个时间点我也理应躺在床上,进入梦乡。但是我睡不着。所以我从床上起来给你写这一封信。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勇气把这封信给你。也许你会看到这封信,也许你不会。我猜这封信的结局大概是永远地躺在我书桌的抽屉里,直到我去世之后有人整理我的房子才会被公之于众。

不得不说,“家里停电”这个借口真是烂爆了,加雷斯。这不能成为你到我家借宿的理由。你可以去找克里斯(得了吧你跟他住得比我近),去找卢卡(你们在热刺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了不是吗),去找什么别的人都可以。你就是不应该来找我。我们只是普通队友,仅此而已。我们的交情还不足以让你在我家留宿。

你不知道我打开门看见你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你不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不愿意让你知道,那样太危险了。你之前说过你觉得我在本能的抗拒你。我记得我当时否认了。但其实你的感觉是正确的,我确实在刻意回避你。你一定很想知道原因,你肯定会好奇为什么在赛场上给你助攻、进球后与你拥抱的人,在场下却对你避之不及。

因为我喜欢你。

不敢相信我居然如此顺利地把这句话写了出来。如果你看得到,如果你在读这封信的话,加雷斯,这就是我一直在躲避你的理由。

托尼·克罗斯是个过于瞻前顾后的人,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他不会有任何的举措。菲利克斯曾经说我是个胆小鬼。年少的我生气地反驳了他,现在的我却认为他说的很正确。菲利克斯一向是正确的,我是指他在评论我的时候。世人说我是东德足球最后的天才,即使我对此毫无记忆,但或许这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时光仍旧在我体内种下不安的种子。这让我无法真正的安定下来,我总在害怕什么。

你说过我亦应该和你一样获得全世界的瞩目而不是如此“默默无闻”。

有人也这么对我说过。

那人是我的某位前队友,也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情人。或许大多数人都认为那个人应该是米洛,但其实是马克。该死的我到现在提到他都是叫他“马克”,而不是“范博梅尔”。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到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一开始是他的一厢情愿,到后来就变成了我的(当然,这其中的性质有些不太一样)。我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叛逆心理在作祟,那些所谓的“得不到的是最好的”的道理在我身上一一应验。我为了他做过很多荒唐的事情,在最后却不得不承认,我没有理由继续沉溺在某种自我感动当中。打开门锁的钥匙又在哪里呢?我找了很久,殊不知其实那道门根本没有上锁。他无形中已然以此向我道别。

抱歉……也许我讲有关于他的事情讲太多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沉默。我不是什么性格很好的人,相反,我这个人差劲极了。我经常利用他人对我的好感来伤害他们,我不希望你成为下一个受害者。所以我宁愿远离。

不过写这么多好像也没有什么用,毕竟你也不一定看得到不是吗。这封信除了让我发泄一下情绪之外,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等明天早上的太阳升起时,我还是那个胆小鬼,还是那个任性妄为的混蛋,还是那个保持沉默的托尼·克罗斯。

我很想吻你。不是朋友间的那种平淡的贴面吻,而是情人间的那种想要将彼此占有的亲吻——但是我不能。
我爱你——但其实我连这个权利都没有。

你是肯定不会收到这封信了,加雷斯,我绝对,绝对不会把它给你的。写得太糟糕了。

但愿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喜欢你。

=END=











*猴的回信





托尼:

我今天清晨在收拾抽屉的时候发现了现在在我手边的那封信。呃,准确说,是昨天清晨,因为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你应该还记得那封信的内容对吗,你的记性一向不差,尽管距你写下那封信已经五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成为恋人已经五年了。

你的信让我想起了那天。我得先澄清,那天我的公寓的确是停了电,而我本也打算去找克里斯,可是就在出门的一瞬间,我脑中突然出现了你的面孔。我随即有了一种奇异并且强烈的想法:我要去找你。这个念头并非凭空就能蹦出来的,大概基于从比那时更早开始我对你的喜欢,于是我就去找你了。你知道,我不太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更多的时候我会凭借本能去做一些事情。你开了门,在和你四目相接的那刻我就很确定:你会犹豫,但你不会拒绝我。

很奇怪不是吗,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会有那样的判断。

我想你也许没什么兴趣去回顾两个不怎么善言谈的人是如何最终对彼此表达心意的,(不过从那之后似乎我比以前健谈了不少)所以我就不打算在这封信里回忆我们对彼此坦诚的过程了。但我很想说的一点是,在第一次性爱中我曾怀几分理性的希望这过后带来的是爱而不是歉意和懊悔。当然值得高兴的是,由时间证明,它带来的是前者。

六年前的你对自己的认识偏差的让我心痛,你过于刻薄的放大自己那些小小不然的不足。我爱你的沉稳、严谨和认真,我甚至于不希望你有什么性格上的改变,因为事实上我们非常合得来。我能够包容你的一切,就像你也在做的一样,更何况,你是个近乎完美的人。

托尼,你是个伟大的球员,也是个称职的爱人。过去的六年里你用天赋和勤奋以及足以被夸赞的成绩向所有人证明了前者,用每日同我的朝夕相处证明了后者。你写那位写了不少,我承认,我是有点小小的嫉妒的,但是没关系,你现在是我的,日后还将是我的,而我早就属于你了。

写到这儿的时候,我低头看表,时针已经快指向3了。我现在是感受着愉悦和得意以及一丝歉意在这里写这封信,不知道当年你坐在这里写下那封信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回屋看了你一眼,顺便在你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你翻身的时候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把你吵醒了。)

没记错的话,借宿你家(如今我们已经住在一起好久了)后没几天的某次赛后,你就得到了我一个装作无意的亲吻,在脖颈上。那时你的表现可真镇定,似乎还有一点不情愿?得承认那时我是有点伤心的。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至今我们已经数不清分享过多少拥抱和亲吻了。

写到这儿回头看发现是不是有点太中规中矩了?太过于冗长了?毕竟你写信时我们还只是队友的关系,而如今我写时你我已经是亲密的恋人了。只是想让你明白我的心意,所以这些都不怎么重要了。我会把这封信压在你那封信的上面放回原位,想到不知道是未来的什么时候你会发现它,我就忍不住轻声笑起来。

这中间我大脑放空了好长时间,以至于外面的天都有些亮了。我希望能和你一起迎接日后的每一个新的一天的开始。

早安,我爱你。

END



*祝大家吃糖愉快!

评论(6)
热度(70)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