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Broken

* @一个不合格的咸鱼卡吹 同学的点梗。现实向,13年年底。又名揭秘马口和豆腐分手的原因(不是。
*一点都不甜,大家醒醒,现实向的豆腐丝是不可能甜的。
*可以留言骂我,我接受,感谢阅读❤️❤️




正文:




罗伊斯的奥迪停在路边,十分钟之前副驾的位置上坐着人,当罗伊斯的手掌覆在上面的时候仍然可以感受到余温。温度属于罗伯特·莱万多夫斯基。罗伊斯意识到自己必须好好梳理一下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


“ 塞萨里·库恰尔斯基,我知道你的这位经纪人总是见钱眼开,他的确是那种该死的、典型的生意人……”罗伊斯从沙发上站起身,他不带怒气的从茶几的一端踱到另一端。

“他不至于被你说成这样,”莱万烦躁的打断罗伊斯,他试图心平气和。同时他努力回忆这个关于转会的该死话题是怎么开始的。如果他没记错,半个小时之前,罗伊斯开车来他的公寓接他去餐馆吃午餐,他们只是在这里稍做停留,对话不知道为何发展成这样。

莱万清楚他和罗伊斯没法在争吵中解决任何问题,“听我说,马尔科,听我说,和拜仁的约谈是我要求的,咳……和塞萨里无关。”

罗伊斯愣了一下,然后他撇了撇嘴,他足够不屑的耸了一下肩膀,“你的主意?你觉得是我不了解你,还是不认识你的经纪人?”德国男人坐回沙发上,“我知道他对俱乐部不满很久了,要求顶薪是他之前就干过的事情…”

“你的经纪人不会为你在俱乐部争取性价比更高的合同吗?”莱万再一次打断了罗伊斯,这个冬日的周末不应该被任何人破坏,“我们先去订过的餐馆吃饭,任何事情在这之后再说,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解决问题,行吗?”

在他们都还没有失控之前莱万必须快速杀死这个话题,在他和罗伊斯不论是朋友还是目前似乎是交往的关系中,需要有一个人做情绪的疏导工作。

罗伊斯走近莱万,缓慢地握住了他的小臂,或许这是件好事,但罗伊斯很快将它握的很紧,“事实上我知道,如果没有你的同意,他也不会去和拜仁谈判,只是我没想到你的……”

罗伊斯想说野心,但他顿了一下还是改口成了另外一个句子。

“我只是没想到你早为自己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多特不过算是个跳板,我说的对吗?”

罗伊斯希望莱万出口反驳自己。

但是莱万选择沉默。这不是因为他不善言谈、小心谨慎,而是因为罗伊斯太聪明了,而至少莱万不擅长对罗伊斯说谎话。

罗伊斯挑挑眉,他松开莱万的手臂盯着他,开口非常轻描淡写,“  你什么时候接受拜仁的体检?”

莱万张了张嘴,罗伊斯突然比那些不怀好意的记者还要难对付。波兰人像是突然回到了他刚刚踏上德国土地的日子,面对德语询问的问题不知所措,或者说,和任何一种语言都没关系。圣诞节后的一周。这个具体的时间莱万怎么也没法开口告诉罗伊斯。但在罗伊斯目光的紧随下,莱万意识到这个回答总是要给出的。于是他说了。

“挺好。”罗伊斯拍了拍莱万的肩膀,有一个瞬间他和莱万都不相信他说了这句话。

这之后无论是在车上还是在餐馆他们之间的对话变得很单调,似乎他们都在避免提到转会,或者是任何能让他们联想到转会的事情。心照不宣。




“饭后我得去加油站,你要一起吗?”他们的午餐磨蹭掉了很多时间,加上他们开始的时间就很晚,最后他们在下午将近两点的时候才离开。罗伊斯在莱万拿着大衣起身时询问,莱万耸了耸肩,“可以。”

在开往加油站之前,罗伊斯开车着跑去某个便利店买了东西。他在延长时间,给足自己某些考虑的时间。这之后在去往加油站的路上,他们之间几乎没有对话,莱万放弃了做那个引导情绪的人,在他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他的经纪人来了一通电话。莱万下意识的选择了不接,罗伊斯瞥了一下然后继续目视前方。

“为什么不接?”莱万无法听出罗伊斯的情绪,这像是莱万做错了一样,事实上,他没有犯任何错。




莱万没有义务为了一个只有两年俱乐部交情的队友放弃属于他自己的机会,的确现在他们不只队友的交情,但他们也不至于在感情中捆绑彼此。况且,莱万是一个成年而且成熟的男人,当他考虑清楚了,他不需要其他人持反对意见“指手画脚”。在任何一个层面来说他都不需要提前和罗伊斯商量。

莱万不清楚罗伊斯对拜仁的态度,他知道的是父亲非常喜欢为拜仁效力时期的埃尔博。埃尔博在03年离开拜仁,莱万在04年失去了父亲。

他们都清楚,也许没什么可以比职业球员上升期至巅峰期的时间更宝贵。这些道理在几个月前马里奥·格策转会拜仁的时候罗伊斯和莱万就讨论过,最后他们观点一致。格策被拜仁用违约金强挖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多特高层的计划。事实上多特已经强行留了莱万半年。起初是多特放弃和莱万的续约,但为了各种预料之中或是意料之外的原因他们延迟了和莱万的分手,与此同时多特没法满足莱万对于年薪的要求。不过是最后的勉强。

抛开那些冠冕堂皇、理性十足的理由,或许只是因为莱万不够爱罗伊斯,他们的时间太短了,这导致了他们的感情还不够深。罗伊斯不足以成为让莱万犹豫的理由。

罗伊斯想过非常多。在明年的时候,拜仁会安排曼朱基奇的转会,莱万完全可以胜任克罗地亚人在锋线上曾经的任务。在多特配合他、帮助他撕开对手后防线的是罗伊斯,当他转会到拜仁之后,那个人或许就会是托马斯·穆勒,又或者任何别的什么人都好。总而言之不会是罗伊斯。




“你不要这样。”莱万压低了嗓音。

“我不想这样的。”罗伊斯让自己听起来又无辜又诚恳。而这样只不过是在慢慢破坏他们的关系而已,好在他们这种节骨眼他们都不在意了。莱万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接通了电话。

“是我,你说吧。”

莱万确定罗伊斯可以听见库恰尔斯基的兴奋的声音,也确定罗伊斯可以听清楚他说了什么。莱万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手机都有这个问题,掩藏不住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但是莱万是可以调一下音量的,只要他想。

只要他想,他可以选择留在多特,证明给所有人看他的能力不在于在什么俱乐部;只要他想,他可以选择给自己和罗伊斯的感情多留一些时间,或许这中间又有蝴蝶效应那样的变化;只要他想,他可以等俱乐部的资金运转正常再让他的经纪人处理年薪的事情。

不过这些他通通不想。

“接完了吗?”罗伊斯依旧心平气和,他听起来耐心而且礼貌,他听起来同样疏远而且冷漠。然后他驶向了路边停下了车,这一系列的举动让莱万疑惑,罗伊斯打开自己的安全带,然后他凑近莱万帮他解开,安全带不急不缓的收了回去。罗伊斯撤回身体,重新扣上自己的安全带,“请你下车。”

莱万皱起了眉毛,“你说什么?”他看起来像是听不懂德语一样,但是罗伊斯甚至都不想转过头。

“Please get off from my car.”马尔科把手搭在方向盘上,“打个电话,你的经纪人会来接你的。”

这是什么戏码?但这就能说通了,马尔科想通了,一路上的平静就是为了他让莱万离开他的车的某个时刻。为了什么,为了尊严面子还是不同的观念,罗伊斯懒得去区分了,他更愿意概括为他们结束了。

“你还会联系我吗?”这是莱万打开车门前的最后一句话。

罗伊斯想说,你从来没有给过我什么保证、承诺一类的东西,那么我也不会给你,因为我们说不准未来会怎么样。等到莱万以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的表情摇着头关上车门,马尔科摇下车窗。

“我估计你会在夏天亮相安联,在那之前,我们有时间在俱乐部适应做回队友。”

这之后,这之后罗伊斯踩下油门把莱万甩在了身后,他几乎在超速的边缘,他不在乎他是否伤害了莱万的自尊。其实是他不愿意细想这些事情。十分钟之后他停下了,他冷静了一些。他把手压在副驾的座椅上。




现在罗伊斯梳理清楚了,皮垫上已经没有了温度,罗伊斯收回了手。他意识到他们总是这样,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似乎都结束在过短的时间里,如果他们可以关于莱万转会之后的事情谈一谈呢?

罗伊斯调回车头。当他驶到他让莱万离开他的车的地方,莱万已经不在原地了,一辆保时捷在罗伊斯前方离开,罗伊斯认出那是库恰尔斯基的车。

罗伊斯是输给了库恰尔斯基、拜仁、还是时间?都是,又都不是。也许是人的问题,格策的转会对罗伊斯而言没有什么任何消极或积极的影响,换句话说,他不是很在意。莱万再怎么说还是不一样。

拜仁也会是跳板,莱万永远不会亲吻任何队徽,就像他从不会向罗伊斯保证什么永恒的誓言。

罗伊斯突然之间给自己了一个奇怪的任务,在多特当前并不富裕,队伍面临危险的情况下,他想要去做那个粘合剂、修补匠。莱万认为不可能的那些事,罗伊斯希望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做到。莱万不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五年之后不会,十年之后也不会。罗伊斯希望自己也不会。



他得回到多特蒙德。




END

评论(37)
热度(186)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