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DIck]一个普通的夜晚

*回圈 练手 一篇不好吃的21


现在是夜晚,没有确切时间。杰森陶德抓着他的红桶走在巷子里。夜幕背叛了他,不仅没有给他安宁和静谧,反而给他提供了一次打斗机会,他和对方都给彼此留下了疼痛的记忆。

潮湿和热烘烘的巷子让他左臂上的伤尖锐的痛起来,尽管这样的疼痛对于红头罩而言习以为常,但每一次的习以为常总是不可避免的。他的右手腕似乎是脱臼了,软塌塌的垂着,像极了他精神放松时腿间的那个玩意儿,就算是杰森,那个也不是永远翘着的。他咧开嘴骂了一句,这种情况下谁能做到不说些脏字眼呢。杰森顺带想忽略小腿正在流血的事实,可是他没能做到。头顶的月光太稀了,虽然看不清暗红色蜿蜒在腿上,但杰森感受到了粘稠和血味,他皱起鼻子和眉头。

在到达安全屋之前。杰森需要一个地方去包扎,再找个随便什么人帮他一把,不论那个人是庸医亦或是外科大夫,大概只要长了手就可以。杰森的头也开始疼,他怀疑是酒精,是烟草,是随便什么东西让他不适,他把自创世以来能骂的东西都骂了一遍。他狂躁的有些过头了,让他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等等,对了,去找迪基鸟,”他哼哼起来,为自己这个绝妙的注意感到兴奋。他估摸着目前他身处的这个破地方离迪克的一间隐蔽屋不远了,“没错,就去找他。”红头罩踉跄着,摇摇摆摆,目的地不远了。

他粗暴的踹了踹门,除了门纹丝不动之外,门中似乎也毫无动静,一块铁板对于杰森来讲对付起来非常简单,但显然迪克不属于屋内,铁板没有理由成为受害者。“该死的迪基鸟不会在听布鲁斯讲睡前故事吧。”杰森扭曲好笑又神经质的猜疑,“这下可他妈的好了,血开始凝固了。我根本也不需要包扎了。”杰森握住了右手腕,他突然厌恶起看手垂成那个样子,让其回恢复正位的代价是发力的左胳膊的伤又裂开了。

他改变了计划,他向酒吧的方向走去,“去他妈的迪基鸟,老子要去快活了。”



杰森坐在吧台前,回味了一下这个刚过去的糟糕透顶的夜晚,在酒保第二次忽视了他的存在没有服务上相应的酒时,杰森一把把枪拍到了台上,“我今晚没怎么说废话也没开空枪,别让我看你不顺眼浪费子弹。”在对方不安惊慌的快速动作里,杰森嘴角上扬找回了熟悉的控制的感觉。

喝的有点上头时候杰森向舞池头投去一瞥,上面似乎站着一个什么人,他吹了个口哨以来吸引表演者转身什么的,他认为自己比靠舞池最近的那些面相粗鄙的男人有吸引力多了。而在看到对方脸的一刻,他几乎要把玻璃杯掷到地上了。

那是迪克格雷森,杰森找了一晚上的家伙。

“什么他妈的迪基鸟?”杰森顾不得多余的思考,他走过去,站在足够近的地方又吹了个口哨,“就像在唤鸟一样,”杰森在心里大笑,然后他看到迪克也看到了他。

迪克格雷森穿着暴露,带着一个幼稚但暧昧的眼罩,尽管如此杰森还是认出了他。他们四目相对,杰森露出不屑的表情然后摇了摇头,他最知道怎么破坏迪克的心情,然后他转身大步迈开。迪克立刻从舞池上跳了下来,逃离开那些男人的阻拦是不容易的,迪克跑进巷子赶上杰森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嘿小翅膀,我可以解释,”迪克话音刚落,杰森就转身把他按在了墙上,他突然显得怒不可遏,“解释什么?这么晚不回家的原因?噢,我明白了,他没给够你零用钱是不是?”杰森扯住迪克的头发,迪克面色露出了一点痛苦的神情,他开口反驳,“你在想什么小杰鸟,你猜不到这是一个任务而布鲁斯需要我出面吗?”“代替他来出卖色相是吗,迪基鸟,我越来越搞不懂你们俩了。”杰森放开迪克的头发,转而抵上了他的脖子,迪克没有任何挣扎和反抗,这让杰森愈发不爽,他对不对等的抗衡是没有兴趣的,他放开了迪克,却发现他们彼此都在顶着对方。

这真是足够尴尬了。

“这儿离我的安全屋很近,”杰森开口,打破沉默就是一切的胜利,“跟我走,千万别他妈给我扯说你不想做。”迪克皱了皱眉,但是他很快笑了出来,然后率先一步用手环住杰森的脖子,把嘴唇压上他的,杰森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把舌头伸出来了。他们的东西隔着裤子也在触碰接吻,杰森发觉自己硬的疼痛,他很久没有和迪克,很久了。他推开迪克,“如果你还继续的话,我就在这办你。”他扯住迪克拉着他走,行动起来才意识到他自己浑身酸痛一身血味。


“听着,我现在就可以回去崩了他们,只要你开口。”杰森坐在床边,手里开了一罐啤酒,他的伤口明显都处理过了。迪克背对着他,精神显然就没那么好了,他似乎有些累的说不出话,“噢算了吧,这不属于布鲁斯计划的一部分。"杰森转过身盯着迪克背部的曲线,他上手摸了摸,迪克一阵轻轻的颤抖,是冰啤酒的原因。

“我这可是想让他高兴啊。”杰森假里假气的开口,迪克翻过来撑着坐起来要了一口啤酒喝,然后他丝毫没有领情,“如果你想让他高兴,那就和我回去。”

“操,又来了...”杰森痛苦的摆手,“行吧,当我什么都没说,忘记这个。”他感受到慌乱和不安,却依然保持着镇定和一丝不耐烦。迪克还要继续开口说服他。迪克赤裸着,肌肤发烫,面色发红,而杰森看着这样的迪克,心里又有什么火给擦着了。

“比起这个没有意义的争执,做正事才是最重要的,”迪克看着杰森又压了过来,“迪基鸟想不想再来一次?”他把手按在了迪克底骨的位置,并向里滑向尾骨。

“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迪克懒洋洋的伸出手摸上自己开始翘头的家伙,“但我的答案是好的。”

END

评论(3)
热度(60)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