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TWO GHOSTS[]6[]

*师生AU预警


在依旧潮湿闷热的五月末,我终于十八岁了。很有意思的是,小的时候生日后就接着过儿童节,双份礼物是让人很高兴的。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这意味着我可以开始毫无顾虑的喝酒,事实上我之前的确没有喝过酒,我一直,是个好孩子。对于罗伯特而言意义重大的是这意味着他再和我做爱的时候,再也不会有负罪感。

我是带着心事迎接生日的。而我并不打算在十八岁前把它弄清楚,我想看看,成年后的我对此会有什么新的反应。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了很多礼物,并不是讲我的人缘又多好,而是,用马里奥的话说,我帅的不行。大部分礼物来自可爱的女孩儿们,她们给的东西大多精致美丽,不收好是没有道理的。我想着罗伯特大概会在当天把礼物给我,如果他忘记了,我不会选择原谅他的。

这也就是说说,如果他忘了,我还是会原谅他。当然,他没有忘记。

我收到了一个盒子,罗伯特放在我教室的桌子上,他没有署上真名,大概是有一定的顾虑,对于这个,我不在意。我打开,里面除了有他配置好装进特殊容器的颜色漂亮的化学溶液,还有一套我觊觎了很久的国内缺货的化学著作。他投我所好,这份礼物理性极了,却让我喜欢的不行,可以说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当我心满意足的将东西放回盒子时,我发现了底部一个信封。然后我拿了出来,碰到信封封口的时候我浑身一颤,手指像是触摸到了火一般。我展开信纸,一口气从头读到尾。

关于那封马里奥提到的信,我的猜忌不攻自破了,最坏的设想被否决掉了。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马里奥口中的那封信,正拿在我手中。而那个所谓的远方恋人,也就是我。至于为什么要以信纸的形式,我却不是很明白,我可以去问问罗伯特,也可以不,毕竟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这些细枝末节只不过是情趣罢了。我猜想罗伯特之所以采用信的形式,大概是为了更加正式吧。信的正面内容是祝贺我迎来了十八岁,而反面则就是马里奥所言的,大段的肉麻的情话。事实上我并不觉得它们肉麻,反而读着心跳加快,大概是我知道它们的赠予者是我。我更加理解为什么罗伯特曾有做作家的打算了,那些文字的确让我感动,同时感到莫名的兴奋。他的确有这个本事。


但是必须承认的是,生活永远是悲喜交加的,永远是意料之内和意料之外来回折腾,没有什么是注定的。

当我下午心情愉悦的到办公室找罗伯特时,我发现他正在收拾东西,我立刻慌了,我控制不住音量的喊了出来,“你这是做什么?”罗伯特显然被我吓了一跳,他抬起头,走向我,在回答我的问题之前给了我一个拥抱。在他的怀里,我听到他这样开口。

“我得到了一个出国深造的机会,马尔科,我没法拒绝。”

我怎么回答呢,我在他怀中静止,说不出一个字。但是很快我有了回应,“什么时候走?”说出这些字几乎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我立刻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紧接着我明白,这不过我的一种自我保护,内在的自我极力避免听到接下来的回答,我本能的恐惧。

“明天早上,事实上,我也刚刚受到通知。”他没有放开我,事实上如果他放开,我也许就会滑倒在地上。同时我感到愤怒,他甚至都不说点什么询问我的想法,他就是这样残忍而且直接的告诉我结果。但很快我释然了,我的想法已经无法对这件事做出什么改变了。于是我换了一副轻松的口气,“走这么急吗?去多长时间啊?”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吻了我,我立刻知道一切都完了。

“事实上,马尔科,如果条件成熟,我有可能短期都不会回来了。”他的语气虽然悲伤但是口气坚定极了。

我的言语在事实的面前会显得苍白无力,我的力争只会是白费力气,于是我抱住了他,抬头望着他,就像隔着海眺望对岸那么远的距离。我感觉我们距离很远,而且有可能越来越远。“今天我十八了,”我继续,“除了信,溶液,书,这个突然的离别也算礼物吗?”

“听着....马尔科,等你毕业之后,我们也会分开,这...是不可避免的。”

“知道,我知道,我没有抱怨的意思。我只是想强调,我十八岁了,就这样,仅此而已。 ”我还在试图争取或者挽留什么,但是我已经感到脱力和无可奈何了,这个话题的转移并不成功。

“噢,我明白了,你是想说,我可以没有顾虑对你做限制级的事情了?”罗伯特的神情放松了一些,我甚至感受到了一丝笑意。

我本来可以就着他给的这个台阶下,但是我做不到,“的确,可是看起来这个机会你是把握不住了,没时间了,对吧。”我在一点点破坏最后的温存。

罗伯特愣了一个心跳的时间,然后他把我抱紧了一些。“我根本不想和你分开,”他发声变得艰难,“但你希望我放弃这个机会吗,为了你,拒绝这个机会?”

当然不,我在心里这样回答,我当然希望他可以去深造,可是我不想以我们的的分开作为代价。我对一段跨国的感情是不自信的,忧虑和不安萦绕着我。

我不想失去罗伯特。

“我不希望。”我回答到,我们还紧紧靠在一起。“晚上请个假,来我公寓。”罗伯特这样要求。我也许真的永远无法拒绝他,我点了点头。我想如果角色换一下,如果要离开是我,我会因为他的不情愿而留下吗。

我给不出答案。

事实上罗伯特一直都是不安定的,他没有太要牵挂的人留下,没有一大堆事情要交代,没有太多朋友要一一告别。某种意义上,他只有我,而现在,显然是他先打算抛弃我一段时间了。

我怎么释然呢,我无法释然。

TBC

PS:别害怕,我保证它是HE(。

评论(4)
热度(61)
  1. sally的一点小事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