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TWO GHOSTS[]5[]

*师生AU预警

“那间教室,那个下午,那个心事重重的你,曾一度在我心头挥之不去。事情只有在过去了之后才能被称之为回忆。”


计算机教室在四楼长廊的最里的一间教室,我走过那条前半段被夕阳的余晖照顾着但后半段隐没在阴影里的长廊时,罗伯特的事情从开始被想起到再次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只用了走过这个长廊的时间。

走廊太安静了,我同时清楚的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和我的心跳声。

门是开着的,计算机教室里所有厚厚的墨绿色窗帘都没有拉开,我打赌上面是一层灰,整间屋子看上去阴郁沉重。我走进去,感到莫名都压迫感。卫生工具摆在门后,我在低头取的瞬间一阵眩晕,停顿了几个心跳的时间,我勉强站了起来,往外走了几步。我意识到这里的氧气浓度太低了,不通风透气,也没有绿植,这间教室的使用率也很低。我有些喘不过气。再次走进去,缺氧让我有了窒息的感觉,痛苦却又揉杂着压迫的快感。我快步走向那些被窗帘遮住的窗户,使其大开,对所有的窗户都完成了这件事,我十分虚弱的走出教室,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但显然我依旧处于不太能喘过来气的境地,也就在这个时候,走廊的那头出现了一个人。

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罗伯特。我当然也知道他常常会来计算机教室查询资料,问起他为什么不在自己办公室解决问题,他会回答他更喜欢在计算机教室查资料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了计算机教室来打扫,我抱着一种遇到他的可能做出了这个决定。事实没让我失望。

他的脚步声似乎就踏在我耳边。越来越近,我想我的心跳一定是加速了。

等他和我一样走过长而暗的走廊,走到这间让人窒息的教室前,我就在门口等着他。望向他的眼睛,里面并没有我猜测的诧异或惊喜,而是那种我常见的温柔。

“我问了你的同学,他们说你在这里做卫生,正巧我需要为我的研究论文查一些资料,”罗伯特走到我面前,“而且,到刚才为止,我们一天都没有见面了。马尔科同学,我可是说是很想你了。”他笑着,凑过来吻我,我没有躲开。按理说我应该躲开并且质问他关于信的问题,可是我没有,拒绝他似乎是我做不到的事情。

我们紧紧贴着。在这间计算机教室门口,一个化学老师和他的学生带着情欲与对方接吻,如果不及时结束,什么都可能发生。带着这种想法,我居然又向罗伯特凑近了一些,他的一只手在我耳后,我便伸出了我的胳膊攥住了他的衣角。事实上这个吻让我痛苦,让我心神不定,但我无法主动停下。


“这里的空气很浊,而且含氧量太少,我刚才都要窒息了。”等我们终于拉开了一些距离,喘上了气的我匆匆的开口。他点点头,带着一点怀疑,也许他看出了我态度的一点微妙变化。他走进去查看那些大开的窗户,他站在窗前,夏日的黄昏的风让他感到了惬意,我看到他眯上了眼睛。我走过去和他并排站着,然后我意识到我长高了,比他,我已经差不到一个头了,我的确是在长个子的。我听到他在哼小曲儿,那是一支他之前没哼唱过的,是我陌生的,但是好听的。很明显现在不是开口问清楚的恰当时机,我选择闭嘴,我不想做破坏者,因为我同样珍惜和享受这个时刻。我和他在吹进窗的夏风中的交换了几个吻和拥抱。然后我们都立在窗边,我觉得罗伯特要开口,果然他的声带有了震动。

“马尔科,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如果你刚刚因缺氧倒在了这里,我到来看到的时候会做些什么。”

我很清楚,这是一个暗示。在我这里,我想,我们已经交往了很长时间,我面对他总会微微脸红的毛病终于好了一些,可是这种暗示明显的话,还总让我不知所措的烧起来。我甚至都不用去看,就知道我的耳根红成了怎样滴血的模样。可是,那封信,它再次在不恰当的时间段点被我忆起,我的答案,我的问题甚至都没有问出。这样明显的,恋人之间才会调弄的话语,突然让我憋屈的说不出话来。

“你难道不会立刻送我到医务室吗?”我偏着头假装检查地面是否干净,罗伯特音量不小的笑了一声,我抬头看他。他眉眼染着愉悦,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我似乎也见过了少次他这般模样,只是现在我再也不能伪装出高兴的样子了。

“当然不,呃也不是,在那之前,”他又凑过来,我缩了缩,他似乎是皱了一下眉,但继续把话说完了,“我会先给你做个人工呼吸。满意这个回答吗,马尔科同学?我的小恋人?”

最后的字眼曾一瞬间点燃我内心的火焰,让我变得柔软和温暖,但是瞬间那封信把火抢了去,我无可避免的感受到了落差和失望。可是我突然又无法开口道出疑惑。也许是我在恐惧他的答案会和我的猜想太不一样。

也许还是因为我们年龄的差距,我这样对自己说,我深知我对他的迷恋和爱慕的原因,也十分清楚这是爱,是我短时间难以摆脱的爱。但我不知道对一个年轻学生的感情是否可以在他那里被算作爱,我更无从知晓他可以坚持的日长,是一周一月一年,还是一天?有什么东西在我心里悄无声息的凋落了,枯萎了,成泥成尘了。我想知道他的想法,我想了解他,我好奇他的秘密,我在乎他,怕失去他。

感情是一种折磨,而我想在痛苦之后得倒一个俗套的圆满结局。

“我,我要走了,打扫是有规定时间的。”我移动着,留下一个小小的谎言,一心想着离开。他没有挽留,但我感受到他目光的注视。

“那么,再见,马尔科。”一顿一顿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我走到了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我知道自己的笑里藏着无奈和失望,“罗伯特,我很在乎你。”

他没有立刻给出反应,而是迟了几秒,但这几秒对我而言长像一个冰封的世纪。“我知道,我知道,马尔科,你不必说。当然你知道,对我而言,或者说,我,我何尝不是一样。”他低低的沉吟出声,不像是回答我的问题,而像是在念一首像这个还没走到尽头的夏季一样的,潮湿又冗长的诗。

TBC

评论(5)
热度(57)
  1. sally的一点小事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