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TWO GHOSTS[]4[]

*师生AU预警


我们已经完全熟悉了恋人的相处方式,甚至在教室里,我也以罗伯特的恋人自居,当然,这是我自己的小心思,是不能表现出来的。罗伯特反正是不会,也许是他因为认为那句“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完全正确,所以他总在教室里给我些眼神暗示。也许他是在提醒我注意自己的行为,但我却把这个往暧昧那方面理解。

罗伯特曾说他年轻一些的时候是想成为作家的。“其实不做化学老师,做个自由撰稿人也是很有意思的。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我压根就没打算把化学规划成职业,当时的我更向往在文学里自由又放松的夜行。当然,这都是过去了。”他在看完我的一篇关于化学与人文关怀的小文章后这样感慨。这让我愣了一会儿,但同时并不觉得特别吃惊,我早早的发现他桌上常摆放的书的大都会有他在每页留白处的批注,尽管没开口问,但我知道他肯定是喜欢阅读的。后来我发现,他买的版本大多是留白非常多的。这让我疑惑,我认为这是一种间接的浪费,于是我指着白花花一片问他原因,本以为他一定给不出回答支吾一会儿,没想到他底气十足的给了解释。

“我总想着生命的留白实在是非常重要的,这种高度我一直追求却从未达到。因此我想着留白是一种态度。永不满足,永远留有余地。”他顿顿,“马尔科,同样送给你。”

永不满足,永远留有余地....吗?

我看过他的批注和一些文章,他的书写流畅又干净,他的语言可以说是很让人着迷。这让我一度怀疑他这样诗意的头脑是否能两用去解决化学问题。当然这个怀疑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他在化学上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天赋一词用的似乎有些不妥但大体意思就是如此,正如我提到过的,化学是我崇拜他的开始,但绝不是结束。他对我而言永远都是新鲜的,而我也在想方设法让我自己不变质。

罗伯特擅长所有事,我时常嫉妒的这样想着。包括和我一起用最自然的方式把感情发展下去,括让我因为他的存在感到莫名愉悦,包括让我通过性爱多一份对他的依赖。转而我这样想到,这些想法无疑让我嘴角有了上扬的弧度,嫉妒这种说说而已的玩笑,变成了我一个人极有情趣的心理状态。

当我问及他最擅长的事情时,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擅长。我知道他想让我立刻反驳他,说什么“不!罗伯特,你擅长的东西多着呢!”可是我偏没有,我酸了酸他的刻意谦虚,告诉他这样一点也不好,特别没意思。竟给了他一秒种的无话可说,然而他最常做的,就是在说不过我时,用一个吻结束全部争论。



马里奥某天告诉我他发现了我们化学老师,也就是罗伯特的秘密。我想同学大概都知道我是老师喜欢的学生,而我和罗伯特似乎也是好哥们的关系,于是马里奥认为该和我分享。他神采飞扬,脸颊红润,双眸闪烁着兴奋,却让我感到一丝不安,“是这样,刚才,我去物理组的办公室,但是他们似乎锁上了门,于是我走到隔壁莱万老师的办公室,他的门是开着的,于是我想问问他是否知道物理老师们都去哪里了,”马里奥停下,他喝了一口水继续,“我走进他的办公室,里面似乎也没有人,我看到他的桌上是一张信纸,出于好奇心,人人都会有好奇心对吧!这不能算我侵犯莱万老师的隐私。我扫了一眼,没想到,上面满是情话!啧啧,真没想到莱万老师已经恋爱了,这样看来,他的恋人一定不在本地,不然怎么会用到写信。不过,莱万老师也太低调了吧。”马里奥耸耸肩,“其实我挺好奇他的恋人,我想一般人他是看不上的,你说呢,马尔科。”

我没有说任何话,马里奥的话让我浑身血液都冷了。满纸情话,寄到远方,这种情况不是寄给恋人还能是寄给谁?可是,可是,我下意识的垂下了头。

那我呢?

难道一直以来的这些都是骗局,还是因为那次在他的公寓的沉默事件?我无从得知。尽管感觉血逆流,但我早不是冲动的小孩子,尽量保持了理智,我需要找罗伯特证实一下这件事。我最讨厌感情中的死结不解,别扭不说,疑惑憋在心里,罗伯特也是一样,所以我们之间向来透明。我必须搞清楚情况。

然而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他,问其他老师似乎也不太方便。我感觉有什么堵在心里,完全没有办法释怀,只能说这再正常不过。

我在通向教学区的小路上走着,事实上我有点恍惚,也有痛苦的感觉。“嘿!马尔科,马尔科!”是我熟悉的声音,我转头,菲利普在我身后,显然他有什么急事,气喘吁吁的,“菲利普?怎么了?”我走向他,“下午我和你要去打扫计算机教室和机器人教室,鉴于你一直都认真完成卫生任务,我请你先在其中选一个。”他声音温和,完全不像是我同龄人那种毛糙大大咧咧活或者不讨人喜欢的语气,他微微笑着,看着非常舒服。菲利普总是这样,他似乎是个没有缺点的人。我想不会有人不喜欢他,并且没人会拒绝这样让人愉快的笑容。“那么,我选计算机教室。”我向来没什么所谓的选择恐惧症,便一口给了答案。菲利普点点头,“那好,回头见!”他挥挥手,往反方向走了。

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然后罗伯特的事情又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我感觉到头重脚轻,突然之间我发现事实上我根本做不了什么。如果是误会,那么我完全没有必要现在自己一个人矫情的要死。如果不是误会,或者说,是坏的那个设想坐实了,我想,鉴于我对罗伯特的了解,不管是哭闹还是冷处理,所有的办法一概没用。也许是我们都太过追求完美,如果我们的感情有一条裂缝,也许就会彻彻底底的破裂。

分析清楚了之后,我尽力换了轻快的步伐走回教学区。在找到罗伯特本人之前,我自己的生活还要过。我似乎在一瞬间把不愉快和心烦意乱忘记了。

不可否认的是,是我将误会的可能性放到了最大,尽量排除了那种最坏的设想。我仍坚信他无法向我道出告别。这种莫名来的勇气,或者说自信,让我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

TBC

评论(2)
热度(55)
  1. sally的一点小事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