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TWO GHOSTS []3[]

(有妹子问我这个故事的背景,她说她有点不太明白剧情。都是我的错,前两篇都是扔下文就跑了。这里简单说一下就是,这是一个化学老师豆腐X学生马口的故事,属于马口非常随意的对他们俩感情的梳理,具体发展看后续吧。顺便提醒自动避雷,谢谢大家。)

*师生AU预警

“那天其实我是有计划的,我打算对你做点不好但是你喜欢的事情,可是你的情绪来的太突然了,这让我恐惧于失去你,所以一切都乱套了。我想说你是不是该体谅我这个敏感过头又易碎的旧款产品?”


罗伯特突然主动提出要我去他家里。对于这个邀请,我几乎没有犹豫的就点了头,虽然我对于他的计划一无所知。事实上我常常不了解罗伯特的想法,摸不透他的意思。这是否会影响我们的感情,我也说不上来。

周二放学后我请了假,走出大门的时候罗伯特已经在摩托车上等我了,他抱着两个头盔,似乎是冲我扬了扬下巴,我快步走过去,伸手去接其中一个头盔。因为黄昏和背光的原因,罗伯特几乎和夕阳融在了一起,他的轮廓模糊,柔光磨去了他分明的棱角。如果,如果不是在学校门口的话,我想,我是会凑上去吻吻他的。我扣住头盔要从他手中拿来,他突然一用劲将头盔和我一并拉近他,快速短暂的给我一个吻。然后很快的将头盔戴在我头上,若无其事的催我上车,假装他不知道头盔里我的脸有多红。

透过头盔看世界是一种无声的折磨,不仅虚晃晃红绿一片,而且总让我感觉处在一种不稳定的幻境中。于是我偷偷的,摘掉了头盔,小心翼翼拿到手边,尽量不让罗伯特发现。

穿行过一条条街道,透明的玻璃的房子立在一旁,行道树的枝叶下一片阴阴的凉,车速很快,我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在迎着风最终向后倾。夕阳给那些叶子镀上的是金边,一片明晃晃和亮灿灿。只有,只有夏的黄昏,才会看到金属和植物最完美的结合。那些看起来非常值钱的丛丛绿叶极快的掠过我而去,我感受到热浪和风以及微弱的辐射,依旧刺眼的光。全部在我的眼睛,我的身体前晃动。

突然它们停止了晃动。变成了静物,视线里一艘停在不远海平面处的帆船。

“到了。”罗伯特摘下他的头盔。

我之前一直对单身男人的公寓没有概念,罗伯特至少让我对它没有太差的印象。对于一个人来说,已经很大了,内置的话,简而言之就是该有的都有。“你自己做那些家务活?”我坐进沙发里,看着罗伯特从冰箱里拿饮料,“大部分时间,安娜偶尔回来帮忙。”我楞了楞,“喔,对,我想这是你们之前的爱巢对吗?”
罗伯特没有回答我,他走到沙发前,要求我站起来,我起身,他探过身子吻我。和校门口的吻不一样,这次我们的舌头的确有互相纠缠,他扣住我的腰,我环住他的脖子,贴的足够近了。停下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气喘吁吁。我和他对视着笑了,他又吻吻我的发尖,然后他转过身走开。

亲吻和接吻是不一样的。我的父母,朋友会亲吻我,脸颊,额头,我也会回吻。人似乎生来就会用嘴唇触碰那些美好的东西,所以我知道如何去吻,去亲吻。而接吻是罗伯特教我的,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未体验过接吻的感觉,一是我没有机会,二是我个人也没有强烈意愿。当然一开始我的回应是过分青涩的,所以练习便找罗伯特负责。

我坐回沙发中,他走回来,手里拿着一个非常厚的相簿,走近挨着我坐下。

“这是什么?”我凑过去,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第一页开始打开,我迟疑了一下,有点惊讶的发现这似乎是小时候的罗伯特的照片。“这都是你?”我开口,他点点头,继续向后翻,我跟着看。得承认的是,小时候的罗伯特的确可爱,那时他的瞳色是似乎稀释过的硫酸铜溶液,每一张上的他都是不合年龄过淡的微笑,现在他笑的倒是多了不少,灿烂多了。他一页页翻,在没有意识到过去了多久之前,我一直看盯着那些有点褪色的照片。

他突然合上了相簿,“....嗯?”我立刻抬头,罗伯特凑上来吻吻我的脸颊,“看看你的手表,马尔科。”我抬起手腕,已经将近七点了,而我们到进家门的时候,才刚刚六点。

“没想到我这么能坐?”我用肘碰碰罗伯特的腰,他伸过手握住我的手腕,我抬头正巧与他的目光碰在一起。不知为何我下意识避开了对视,而罗伯特发出了轻笑,因为他能看出我开始发红的脸颊。他没有盯着我看,而是递给我一瓶早已回温的饮料,我不主动要求,他大概是不会替我打开的,于是我自己拧开了瓶盖。我喝了一口,没有来的及道出品尝的感想,罗伯特就拿过我刚起开的饮料,非常自然的喝了一口。我看了一眼那瓶没打开的,看了一眼罗伯特。

我突然觉得不自在。

“所以,你...”我开口,甚至没来得及把话说完,罗伯特就接过了话,“26,不算特别大对吧。虽然,你还是个没成年的男孩,”他捏捏我的脸颊,“是不是?”我从他手下躲出来,本想也捏他的脸颊,但我终究是没这么做,于是我的手停在了半空。在我不够清晰尚且模糊的概念里,九岁的差距总是让我隐约感觉不能在他面前太过放肆。

之前些许的不自在,突然之间被放大。我的心里似乎是被堵住了什么又被猛地拿起来。我感到一阵痉挛,而罗伯特没有察觉。

他有些发笑的看着我的手留在半空,他伸手去碰我的手,我立刻收了回去,然后他发现了什么似的开口,“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语气中有难以道明的感情。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垂下了头。

罗伯特总归是明白了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让我把头抬起来,我微微抬了抬下巴,他硫酸铜溶液蓝的眼眸里沉淀着不解和疲惫。“你又不是刚刚知道我的年龄,也不是刚明白我大了你不少,可是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马尔科?我不太懂。”

事实上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了。

我以沉默回复他。

他也以沉默回应我的沉默。


“来吧,马尔科,我送你回去。”不知道这种沉默持续了多久,罗伯特开口。我愣住,然后点点头。我和他一同起身,颤抖是我无法忍住的,跟在他似乎轻松的步子后面,我走的每一步都如此艰难。

“我知道你对这段关系的看法,也知道你是个聪明的男孩,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把我的想法强加给你,所以我也就什么都不说了。”他的声音闷闷的,似乎也不是伤心的语气。而我除了继续沉默,似乎并不能讲出什么。

在门口,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然后问我是非可以自己回去,我点点头,他也点点头,跟我道再见,就要急匆匆接通电话。

“罗伯特,”我开口,“我和你....”

一开口我就后悔了,带上哭腔是我没想到的,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流泪的冲动,可是声音就这么自己发出来了。

罗伯特的动作停滞了一个心跳的时间,然后他没有迟疑的挂上了手机,将我拉近他的怀中,温暖和安全感包将我包围。我想我可以把嘴闭上了,这样的环抱可是我极少拥有的。

TBC

评论(7)
热度(56)
  1. sally的一点小事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