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TWO GHOSTS []2[]

*师生AU预警


我并不是特别擅长高强度的运动,我不怎么打篮球,足球也一直是马马虎虎。网球倒还不错,跑步倒是快,所以踢球的时候他们一直让我在中场的位置调度,似乎敏捷一些便可以做好中场指挥官,事实上我各种反应并不够及时,也很难组织各种快速反击,更多的时候我位置退得过后。所以后来我踢了后卫,跟上比赛的节奏是最基础的,可是再多一些的我也做不出什么了,我不高大,我从不把逼抢当成是我的责任,所以后来我就常坐板凳。唯一一次踢了很前的位置,是队里好几个首发都因一些功课方面的问题被任课老师留下,本打算整场比赛坐板凳的我不知道为何就担起了进球的职责。我也许有天赋吧,所以我首开记录取得一个漂亮的进球。但是大概因为经验不足,加上队里前锋众多,我还是常常坐板凳,也是预料之中。我还是没有多少热情。

罗伯特球踢的很好,在全场来回是他的兴趣,他常说自己胜任任何位置,进球是他的期待和追求,但不是全部。他会为了追一个注定要出底线的球奔袭一半的球场,小小不然的胜利都会让他兴奋很长时间。尽管我个人永远提不起这样的兴趣,但这样的罗伯特却叫我迷恋。

化学是我们感情一开始的反应条件和日后的催化剂,足球则掺杂在一个意外里,让我单方面同他坦诚相见。

确切时间已经无从得知,大概是在我和罗伯特还仅是师生关系的一次室外课。我提着球鞋去有铁丝网围着的球场和同学踢球,而他和另外一些年轻的老师已经在球场里了。看见学生,那些一定已经踢了很长时间的老师们就停下了对抗。我和其中认识的老师打招呼,他们走上前来拍我的肩膀,我回应,同时用眼睛瞟罗伯特,发现他也在看我时立刻扭开头。我有猜测过他有和我一样的想法,所以平时总会无声的打量他。那些年轻老师带着一身汗走过我闹哄哄冲向宿舍楼,但是罗伯特似乎没有走的意思。我坐在球场边换鞋,背靠着铁丝网,我能感觉到注视,我在猜是不是来自罗伯特。等我换好了刚起身,我的同班同学,马里奥,突然冲向我,这使我下意识的背对他抓住了铁丝网,并且攀了几步上去。马里奥压过来开始和我开玩笑,我们男生之间的确常常这样,这大概是青春期无处释放的荷尔蒙发泄的形式之一。可是那次不一样,那时候我已经开始发觉自己对罗伯特的感情了,我突然之间非常不希望他看到我这样,似乎永远是长不大只会和同龄人闹着玩的中学男生。所以我转头让马里奥下来,但是他从没见过我这样,而且他们似乎都认为我脾气好的过分,所以他并没有在意,只是继续用他的胯部顶我的臀部,事实上这根本是没什么,这只是一个不高雅的玩笑,没人会把这个当真,我不会,马里奥不会,其他人也不会。可是因为罗伯特的存在,这种奇妙荒诞的联系,这种难以言说的感情,让我恍惚不是马里奥,而是罗伯特在我身后。

所以我硬了。

我甚至不确定我是不是发出过一声难抑的低喘,但终究我反应过来身后还是马里奥,于是我有些没来由恼羞成怒的,狠狠推开了马里奥,马里奥被我推到了,我准备跳下来,上衣却被钩住,我挣开,却撕开了一个口子。我甚至来不及对马里奥说一声抱歉,其实也没有什么抱歉好讲。而其他其他同学的关心也被我置之身后。我拿着我的东西捂在腹部以下的位置跑了开,罗伯特站在铁丝网门口,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他拦住我,提出要带我去宿舍换下衣服,而我的下体还在肿胀,同的目光无法忽视,于是我摇着头拒绝,我甚至不敢想自己有多狼狈。但是他却一把揽过我就走,尽管不快不慢,我依然走得很别扭,“你是硬了吗,马尔科。”他声音不大不小,不带什么情感,听不出来是玩笑还是认真的猜测。

我哽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然而他下一秒说,“别跟我讲是马里奥让你硬了。”我立刻张嘴否认,并且求他别再追问任何问题,求他什么都别说。

“听着马尔科,如果是这样的话,没什么很正常,放轻松。”他带有些安慰性质的开导我,像个心里辅导员,但是他并不知道是他让我硬了。然后我们走到回了宿舍楼,值得庆幸的是其他老师似乎都不在,大概是集体约澡去了。他带我进他的屋子。那是我第一次走进他的个人宿舍屋,当然,那不是最后一次。他给了我一件他的衣服,然后他把门带上。

“你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对吧,卫生间在左边。给你多长时间够?”他戏谑的看着我。我依然觉得十分难堪甚至感觉到了愤怒,事实上我根本也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的来源,于是我突然之间有个很疯狂的想法,然后我就真的这样做了,我走上前,走近他。

“事实上罗伯特老师,我并太明白,你可以教我吗?”说完的一瞬间我后悔了,可是他的表情让我的后悔瞬间消失。他戏谑的笑变得柔和甚至是一丝兴奋?大概吧不到几个心跳的时间过后,他答应到,好。



我半靠在他怀里,裤子褪到膝盖,事实上我已经忍着抽泣很长时间了,他的手掌包裹着我的手,然后我的手握着自己的,这看起来的确像是他教我一样,他也似乎耐心的带着我缓慢的上下移动,这比我平时自己来得快活多了,我只是不住颤抖抽泣,快感比我想象的汹涌,也许很大一部分是心理原因,因为对我做这件事情的人是罗伯特。

不过那时我以为的感情是出于性的,日后在明确了性只是这种感情的附带品。

我真的对释放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和他拿着卫生纸帮我处理。其实当时我是有些失望的,在我的猜测里,罗伯特会因为帮我做这种事也硬起来,然后让我帮他做同样的事,我甚至为这个念头兴奋的感到疼痛。然而他只是帮我整理了衣服。他显然对我没有任何兴趣,当时我的确是这样绝望的想,之前我的猜测也大概是被打了叉。我很快的离开了他的宿舍,穿着他也许是洗缩水了的上衣,回到了教室,我甚至没有对同学们的关心做出反应,因为我很后悔,同时也感到了痛苦。我的确是做了蠢事,而且当时我不知道他会怎么看我。但是现在想来这些都无所谓了,因为后来罗伯特对于那天的我的形容是“可爱,毫无防备,让人产生保护冲动”,这个评价让我愉快至极,情不自禁靠上去是我当时下意识的反应,“虽然听着不可思议,但是我当时的确是为你硬的。”他露出吃惊的表情,可惜他的演技太差,我看出来也许他那时就猜到了,于是我开口,“那么那时候你发现喜欢我了吗?”我凑在他脸颊旁问,他笑了笑,偏过头含住我的唇,这也许是个答案。

现在正是室外课,而我翘了课,在罗伯特的办公室里写些作业。他在窗边喝咖啡,不知道在看什么。“你真的可以不去上课?”罗伯特突然冲我问到,我停下笔,歪头给他一个应付的微笑,“突然管起这些来,你又不是检查老师。”

罗伯特也笑了,他放下咖啡杯,走过来看我在写什么,然后碰了碰我的脸颊,我抬头看他,“我当然不是检查老师,” 没看错的话,他的确是挑了挑眉,“我是你的化学老师兼恋人。”他俯身吻住我,不论是他的吻还是回答都让我感到窒息。

TBC

评论(5)
热度(58)
  1. sally的一点小事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