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吴]One Night in LA

*参考了土哈瓜挖掘机的剧透:那吾是三强。
*我们假装那吾单身好8……不然磕着不爽()
*我不太了解凡哥,梅格妮们请包容我……谢谢!
*自娱自乐,和真人无关。




正文:



那吾克热到洛杉矶倒过时差的第一个晚上。三强产生之后的一个较长的假期,吴亦凡把那吾克热带回了洛杉矶,准备总决赛的同时度一个假。洛杉矶时间的凌晨一点半,太平洋对岸的中国正是次日的下午,洛杉矶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藤街 (Vine St.) 1231号Genesis酒吧,那吾克热和吴亦凡挨着彼此坐在吧台右侧的沙发上,吴亦凡前倾身体单手握住手机,拇指在屏幕上滑动。那吾克热不清楚吴亦凡在看什么,他的注意力在舞池上跟随音乐摆动的人群身上。那吾克热没有摘掉帽子,相反他压的低低的,他的背部贴上沙发的靠背,长条形的靠垫顶在他的腰后,那吾克热把手随意的搭在靠背顶部,如果吴亦凡同样向后坐,他会靠上那吾克热的手臂——相当于被那吾克热圈进了怀中。

浏览完各种消息之后吴亦凡把手机放在腿边,他挺直身体伸了个懒腰,他不困,只是,那些他永远屏蔽不干净的指责、诋毁、诽谤和攻击让他感觉到有点疲惫。他已经学会不去在意这些言论,如果攻击者渴望看到他的怯懦和沮丧,那他必须让他们彻彻底底的失望,他做到了,他总是能做到。评论从来都是低成本的,不需要去了解,不需要去分析,跟风或者简单的主观臆断就够了。恶语相向叫嚣的那些人似乎永远如此:一不愿意睁眼张耳看看这个潜力无限的音乐人的变化,二不愿意修正自己内心不宽容不善良的劣根。吴亦凡很久之前就了解这些,他不在意,因为他的生命从来不需要这些人,无需费心也不必自扰。无论他们如何像疯狗一样狂吠,他该怎么不断进步还是怎么进步,该怎么愈发变强还是怎么变强。属于他的机会他的平台从来都不会少,因为他已经站在了一定的高度。

但是他看到那些攻击他的熟悉的句式里出现了那吾克热的名字。

——那吾克热不应该选吴亦凡,粉转路了。

——本来就不喜欢那吾克热,他在吴亦凡战队我就可以放心黑他啦哈哈。

——那吾加入吴亦凡战队前:冠军被我内定;那吾加入吴亦凡战队后:冠军还是待定。

——吴亦凡辣鸡,那吾克热也不怎么样,这组药丸。

诸如此类。

吴亦凡确定自己可以在从来都一半一半的褒贬赞骂声中全身而退,但他不确定那吾克热有没有做好这个准备。任何人只要和他扯上什么关系,都可能被狗咬。

吴亦凡转向那吾克热的方向,也许因为他严肃的表情,对方不明所以的对着他笑笑。吴亦凡看着自己麾下最后的大将——他的孤注一掷、他的又一次情动。吴亦凡很想说点什么,与此同时,他带着上半身向后靠,不出意外的压上那吾克热的手臂,。他们都察觉到了这个接触,但是没人提起。那吾克热沉默着弯动了手腕揽住吴亦凡,他的张开的掌中贴着吴亦凡肩膀上的衣服。

这个触碰像按动了某个开关,他们突然变得熟络、放松自然起来。

“要不要一起去,我看你注意那边好久了。”吴亦凡用下巴向舞池的方向点点,电子舞曲,适合蹦迪。

那吾克热犹豫了一秒,他酷似西方人的长相没能全部打消掉他身处异国的拘谨,但最后他把帽子抬了抬,“Let's go.”





他们走进舞池中才意识到人群拥挤,因此他们贴着彼此,终于选定了某处之后他们开始摸准节奏跳动。几分钟之后那吾克热在迷幻、令人眩晕的摇头灯和频闪灯下看见吴亦凡向他靠来,然后他听到吴亦凡刻意放大了音量的声音:“我知道新疆人都能歌善舞。”

被点中的新疆人的舌尖点过嘴角然后笑了笑,他同样放大音量以确保吴亦凡能听清楚:“你说的对,但我不会在这里给你跳我家乡的舞蹈。”

“总有机会的。”吴亦凡接了一句,然后他没头没脑、突如其来的抛了一句,“网上有人因为我的缘故骂你。”

那吾克热有几秒的停顿来消化这句话,吴亦凡背了什么骂名,被说成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他只是没想到吴亦凡会在这种时候来这样一句话。

这种时候,这种他们离对方都足够近——那吾克热的帽子就要顶上吴亦凡额头——他们别开脸身体就会撞在一起的时候。

那吾克热撇撇嘴,他歪着头耸了耸肩,那个夸张的耳环几乎要碰到他的肩头,前一天的晚上,这个耳环触碰过吴亦凡的下颌。那吾克热不是没有想好,关于加入战队他想的很清楚,关于成年人之间情感也好肉体也好的你情我愿的交易,他也想的很清楚。那吾露出一个歪嘴笑,“无所谓,我不在意。”停顿了一下之后他补充,“你不会受那些loser的影响,我也不会。”

“再重来一万次,我还是会跟你,和你站在一起。”

吴亦凡盯着他,DJ播放的这首舞曲适合大幅度的舞动、甩头以及尽情的释放,同样也可能激起歌曲入耳的人的某些奇怪的冲动。吴亦凡出其不意的拿掉了那吾克热的帽子,他希望那吾克热懂他的意思,这个时刻,他们得心有灵犀。

因为带着帽子,他们连鼻尖都碰不到一起,更别说是嘴唇。

“跟了我就不能走了。”

那吾克热愿意把这句话理解成吴亦凡嘴硬的表达喜欢,他知道他冷淡的气场下的内心的温度和矜持。于是那吾克热突然凑近,他承认吴亦凡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慌是他想要的,在吻上对方之前,他们的喉结都上下滚动了几次。

他们的舌尖离开彼此之后,那吾克热本想笑着回一句“我不走,我还得给你跳我们新疆的舞”,但他看见吴亦凡歪着头,没被发胶管住的一绺头发搭在他的额前。加拿大华裔迷晕了太多女孩的眼睛正在盯着那吾克热,那吾克热希望吴亦凡黑色的瞳仁里氤着冲动、兴奋、当然情欲是最好的。当吴亦凡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略微张开紧闭的嘴唇的时候,那吾克热除了凑近再报以一吻之外别无他法。




END

评论(20)
热度(146)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