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吴]好事多磨

*深夜XJB搞的,一切ooc和bug属于我。
*自娱自乐,和真人无关。




正文:




“我当时就在想,你为什么不问问我?”那吾克热头上扣着帽子坐在副驾,年轻的音乐人、他的导师吴亦凡把方向盘握在手中,他的雷克萨斯,他自己来开。深夜的路灯照进车里,摘下了墨镜的国际化歌手的棱角变得柔和,甚至呈现出易于接近、平易随和的错觉。或者,也可能不是错觉。

“最后我不是问了吗?”吴亦凡声音不高不低,情绪却表露的很清楚。行吧,那吾克热确定,他的导师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的笑绕着一丝歉意,但还是满意的感觉多一些。当然如此,因为最终他们还是挑中了彼此,这是值得高兴的结果。

那吾克热看向驾驶座的方向,吴亦凡在第一个心跳就察觉到了,但出于安全考虑他没有回看,但他再次开口:“我很高兴最终你还是选择了我。”

那吾克热摘下了帽子,他的手托在后脑勺,新冒出的头发刮蹭着他的手掌,“我是射手座,射手座的特点就是专一。”

天蝎座的导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笑了,丝毫不加掩饰,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与他在面对镜头、面对聚光灯时太不一样。那吾克热让吴亦凡感觉到当他们相处的时候,他可以不用全副武装。在深夜的雷克萨斯车厢里,吴亦凡整个人呈现出大写的放松。

因此他的语调有些懒洋洋的,“我没忘记60秒的时候我们说好的一起做东西,那吾,我们都该相信好事多磨。”

制作人有点放松和兴奋过度了。或许因为冗长节目录制的结束,或许因为一个即将来临的短暂假期,又或许是因为副驾上差点成为遗珠的实力选手——他的学员,副驾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个暧昧的位置。

至于学员和导师,说白了的学生和老师。似乎在表面上拉大了距离,而事实上,似乎又借此关系形成某种可能的亲密。

比如可以带学员去自己寻找灵感、完成创作、经常光顾的地方。吴亦凡相信自己会愿意和他感兴趣的人分享一部分的生活。




在他们共同沉默了两个红绿灯之后,吴亦凡开了口,“那吾,你和我一起,我相信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他没意识到这句话像是在缓解沉默的尴尬的敷衍应付,其实他只是想到了就不打算憋着而已。吴亦凡愿意把那吾克热送到底。

那吾克热给这句话的真诚度打到百分之八十五。与此同时,他愿意去说点什么试探剩下的百分之十五。

“我想要的东西.......钱?”

有钱就有资源,不会有人说钱不好,凡是张口就断言钱如何如何不好的人都该拉去斩首。吴亦凡也不会说他不想要钱,不需要钱。

“你当然会有。”

吴亦凡毫不犹豫,那吾克热会赚上几笔,年轻导师同样希望和钞票共生的是那吾克热的人气。他明白他们关于说唱的共同热爱有多需要用钱砸,而收益和付出从来没被保证过成正比,那吾克热值得优待和丰厚的回报。

在这之后,副驾上的rapper又想了几秒,“或者……冠军?”

这是那吾克热的目标,冠军也许不能代表就是绝对的所有rappers中的Top 1,但是在那吾克热看来,这算是唯一一个不辜负这个夏天、不辜负差点错失的机会的结果。事实上,他也的确配得上。

“差不多。”

吴亦凡给了肯定多一些的回答,用指关节敲了敲方向盘的同时他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差不多”意味着一部分的认可以及少许的担忧,或许可以解读为:我希望是你。

第二个问题之后那吾克热停了下来。这个夜晚本身就有点奇怪,吴亦凡执着的要赶在次日的白昼来临前带那吾克热去自己在北京的音乐工作室去见识点新东西,说不清这是利用导师的特权,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的操作。他们已经开始有两个人的单独时间。

无论是那吾克热还是吴亦凡都对今晚的转折感到心悸之余更多的惊喜,因此一定程度上忘记了疲惫。熬夜变得合理。

那吾克热在不明亮的光线中舔了舔下唇,这是他在60秒开始前就做了的小动作,属于他自己的——兴奋的生理反应。即使第二个名词“冠军”问出口,吴亦凡的那句“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的承诺仍然炸在惊险晋级的选手的耳边。最终那吾克热知道自己接着想说什么了,他第三次开口。

“还有……你。”

这连个问句都不是。吴亦凡踩住刹车,一个50多秒的红灯。他们之间没人喝酒,更没人磕药,清醒,那吾克热肯定清醒,他故意的。这句话的确冒犯十足,这样形容无可厚非。但是吴亦凡甚至没有让眉头皱起来,这说明,他不讨厌,也不惊奇。他猜到了,或者,他没反应过来。

吴亦凡转头盯着那吾克热,那吾克热的表情一半隐在阴影里,另一半是带笑的。

这是一个等待绿灯也等待回复的空档时间。属于吴亦凡的那只的右手在红灯第25秒的时候放在了那吾克热左侧的大腿上,吴亦凡歪了歪头凑近几厘米,拉近了他和那吾克热的距离。车里开着冷气,但是制作人的呼吸是热的,那吾克热之所以确定,因为在吴亦凡声带振动的时候,气息打在了离那吾克热耳畔不远的地方。

“试试看。”




END

评论(26)
热度(238)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