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一块醉饼

* @404 Not Found 的点梗 dbq我自己稍微搞了一点变化()
*一个因为醉酒而ooc的马口







在罗伊斯待在吧台前的第十六分钟的时候,他已经扶不住吧台的边缘,他握住面前酒保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胡言乱语,“现在在放什么歌?为什么我听见歌里面逼我喝琴酒和奎宁水?”

“先生,这首歌叫Supersonic,没人让您喝,歌词里提到了而已。”酒保为难的把手抽出来,面前的客人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

“该死,叫你们的DJ换歌,换成贾斯汀·比伯的歌!”马尔科开始大喊,然后他再一次握住了酒保的手,“你说的那种酒,给我来两杯。”

“他一杯也不要。”一个黑发男人从旁边侧过身握住罗伊斯的手腕,让他的手离开了酒保的,年轻的酒保露出了感激的眼神。

“你是谁?”马尔科的眼睛失焦,等他看清握住他手腕的人之后,他甩开了手,硬着舌头质问对方,“你这个混蛋来干什么?”

“罗伊斯先生,我得多谢你把手机打开了定位,否则这个城市的酒吧我一个个找下去怕是明天晚上都找不到你。现在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跑到酒吧来酗酒……”莱万放开了罗伊斯的手腕。

“嘿,瞧瞧你说的,买醉都比酗酒好听……”

“因为我不觉得你带钱包了。”莱万盯着罗伊斯,他的钱包落在莱万家的沙发上了,在他们在下午一起打了很多局FIFA之后。

“那你是来帮我结账的吗,好心的先生?”

“看样子我不得不,而且还得把你打包送回家。”

马尔科把手靠在一起伸出来,它们就要顶到莱万了,马尔科盯着莱万,但是他喝得七荤八素,眼神一直乱飘,“快带我回去吧,把我拷起来也行,警官,他妈的,拜托你。”

莱万愣了两个心跳的时间,他皱着眉靠近了一点马尔科,“你真的是我的朋友吗?你是马尔科·罗伊斯吗?”

罗伊斯突然揽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开始笑着缩小他们的距离,他哼哼唧唧着闭上了眼睛,“能接个吻吗?”然后他就眼睛一闭把头搭在莱万的肩上,似乎是睡着了。

莱万有些尴尬的转头看了酒保一眼,“他刚才也这样问你了吗?”

酒保同样尴尬的摇了摇头,然后他犹豫着开了口,“先生,一般在酒吧经常发生这种事。”

莱万朝酒保笑了笑,“他平时不是这样。”

酒保也笑了笑,“人在喝醉之后都不像自己,但其实那也是自己,只不过是藏的很深的自己,或者是终于愿意拿出来放纵的自己。”

莱万挑了挑眉,“说的挺好。”

年轻的酒保腼腆的笑了。然后他指了指吧台右侧的一列沙发,“您最好扶您的朋友去那边歇一下,我可以帮您去叫辆的士。”



“马尔科,马尔科……”莱万拍了拍罗伊斯的脸颊,“你等着吧,但愿你明天不要太难受。”

罗伊斯突然猛的睁开眼,这让莱万吓了一跳,罗伊斯不等莱万为这个惊吓发出叫喊或者飙出脏话,他快速的把手伸到莱万的脑后拽住了他的头发,德国人咬牙切齿,但是他难以聚焦的瞳仁暴露了他仍然处在醉酒中的事实,“你怎么不回答我?”

这个混蛋,拽的真狠。莱万为了减轻疼痛而顺着马尔科力量施加的方向,这看起来他在向后撤,“回答什么?该死,马尔科。你这个酒量差到不行的家伙,你喝了这么多,千万别给我发酒疯。”

“我问你我们他妈的能接吻吗?”罗伊斯手上的力度没有减小,但的声音突然低下去,“我不怕你的胡子扎到我。”这让莱万再一次不知所措,首先他没有什么胡子,其次罗伊斯没有睡着,他一直在盯着莱万的嘴唇。

“呃……听我说……你喝多了……”莱万突然有点结巴。这很奇怪,因为他绝对应该在第一时间拒绝马尔科,给他一拳才算是帮助他。他们是朋友,不是炮友,更不是恋人。

罗伊斯突然松开了莱万的头发,他缓慢地用手按住莱万的喉结,“刚才你这里一直在动,看着真他妈烦。”

莱万确定罗伊斯过去一周说的脏话加起来可能和今晚差不多。他再次吞了吞口水,罗伊斯很不满意的皱了一下眉。罗伊斯喝醉了但是莱万没有,他必须保持清醒并且不能犯错。莱万不会把这些事告诉清醒之后的罗伊斯,因为没有意义。

“抱歉,警官,”罗伊斯突然又开口了,“是不是我太不听话了,所以我们不能接吻?”

这是什么该死的称呼,警官?这个酒吧里不可能有一个警官,莱万不知道罗伊斯在想什么,不听话?他怎么不干脆用更露骨的词。莱万知道他快被这个不停止对他放电的家伙逼疯了,但是他不能小看自己的控制力。他选择冷处理。

罗伊斯显然非常不满莱万的沉默和无动于衷,他看起来非常失落。莱万最后还是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如果你是我你也会选择这么做的,我们不能犯错误。”

“兄弟?你是我哥哥?”罗伊斯眼睛一亮,“那这就说得通了,该死,哥哥,你不早说!”他给了莱万一个结实的拥抱,“在我们的国土上,我们不能接吻对吧,不然就是……”

我可不是你的同胞,莱万感到莫名其妙。莱万等着他的下文,但是罗伊斯打住了,然后他放开了莱万,罗伊斯看起来又伤心又愤怒,“你是我哥哥,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爱我?”

这又是哪一出?莱万就是去跳海也没法对着罗伊斯说出来我爱你这样的蠢话,就算是在这个喝醉了的罗伊斯理解来是亲情的爱,莱万也没法开口,他努力穿过人群向门口望了一眼,的士为什么还没有到。

罗伊斯抓住了莱万胸前的衣服然后把头砸在他肩上,“不说就不说吧,让我睡一会儿。”

莱万非常想推开罗伊斯,因为他呼吸的热气就拍在莱万的脖颈,这太奇怪了。“醒醒,马尔科,我们马上就回你的公寓。”

罗伊斯半睁着眼睛抬起头用嘴唇在莱万的嘴角快速的碰了一下,“晚安哥哥,祝你有个好梦。”



的士在五分钟之后到了,莱万把罗伊斯带上车,好在一路上罗伊斯都没有说任何话,他看起来的确像是睡着了。莱万把罗伊斯带回罗伊斯的公寓,把罗伊斯交给他的室友胡梅尔斯。这之后,莱万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莱万在第二天就跑去了临近的一个城市,非常突然,至于此行是为了什么他始终没对任何人透露。几天之后再见到罗伊斯的时候,他和胡梅尔斯正在买球鞋。罗伊斯和莱万碰过拳之后,他掩盖不住兴奋的告诉莱万他终于搞上了胡梅尔斯。

“……恭喜……什么契机?”莱万努力让自己表现的自然。

“一周之前我在某个酒吧喝的非常多,回到公寓里之后马茨一直在照顾我,我非常非常晕的时候感觉到他亲了我,之后他承认了,”罗伊斯透出一股掩饰不住的奇怪感觉,莱万猜大概是他有些害羞,“你们应该都能看出来,我一直喜欢马茨,接下来的你就明白了。”


莱万和胡梅尔斯长的一点也不像,罗伊斯也不该落下钱包,此外那天罗伊斯真的喝的太多了,才会看错。好在莱万没有再错上加错,他和罗伊斯当然是好哥们。

那么莱万的突然离开就解释不通。

END

对啊,这其实是胡萝卜丝()

评论(13)
热度(107)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