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Ambiguity

*一块小饼,很久没写过这么短的了。
*世界杯背景。让我们假设莱万和罗伊斯是炮友关系。除了豆腐丝还有一些胡萝卜丝,营养均衡,但请注意避雷。
*感谢你的阅读❤️❤️




正文:

回到位于新莫斯科地区的那个像城堡一样的瓦图汀基酒店已经是凌晨了。在最终道出晚安之前罗伊斯一直和胡梅尔斯肩并肩、手臂靠着手臂地在走廊里有目的地走向各自的房间——好在他们是隔壁,因此能够一路。“马尔科,先说好,我完全没有要窥探你个人隐私的意思……”胡梅尔斯在门前突然这样开口。

罗伊斯挑了挑眉毛表示他在听,为了防止胡梅尔斯没有看到这个有些不明显的动作——走廊的灯很昏暗,他歪了歪头。与此同时他打开了房门。

“你会在睡前给他打个电话什么的吗?”胡梅尔斯的房门也打开了,他一半的身体已经站进了房间里。

罗伊斯当然明白那个单音节指的是谁,然后他笑了笑,“晚安马茨。”

坐上床的同时罗伊斯划开手机屏幕,有好几条来自备注是Lewy的联系人发来的简讯。他不去仔细看都能够知道那些简讯的内容。罗伊斯点开,然后他开始认真地敲点屏幕上弹出的键盘。

「我已经取得了一个进球,也许你应该和我同步。我不希望你踢完小组赛就回家,否则,下次见面就是我F你。」

罗伊斯最终没有用德语把那个动词用打出来,而是换成了F这个字母,他甚至都没有把那个英文单词拼完整。这种无法说清楚的矜持,或者说是难以启齿,长久地困扰着罗伊斯。这意味着他永远没法开口回应莱万在他们做爱的时候说的那些下流的字眼。莱万喜欢这些,床伴之间总是要互相体谅的。

在这之后罗伊斯没有等到莱万的回复就进入了睡眠,他很疲惫,但他觉得值得,得承认得承认的是,他已经为此等了四年了。他不去细想都能够想象到莱万是怎样为他感到骄傲,尽管不是恋人。“拜托,罗伯特,也给我一次这样为你骄傲的机会。”这之后,他沉沉睡去。





波兰的比赛安排时间和前一天的德国相同,罗伊斯选择和一部分队友在宾馆看波兰对阵哥伦比亚的比赛。罗伊斯非常清楚这场比赛对波兰而言没有退路,而且这也是莱万最后的机会——留在这,继续之后的比赛。

无论是米纳对莱万的贴身盯防、波兰队靠边路传递解决中路问题而失误不断的尴尬、双方在中场频频犯规的隐患还是波兰禁区内设重防守的成果不佳,都让罗伊斯难以稳定心情。米纳的第一个进球再是后来法尔考的第二个进球,罗伊斯借着喝水的名义走到了户外。他发现身边跟着多特的前任队长,对方揽过了他的肩膀。

“他和中前场的联系就像是被切断了,球送不到他脚下,就像上场比赛一样,简直是噩梦。此外,他们的三中卫并不成功。而事实上,他可以做的更好,他的个人能力,并没有起到该有的作用。”罗伊斯边比划边说,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不满。他的不满理所当然。也许用不到失望这个词,但是莱万的确没有给罗伊斯惊喜。

很多时候,他都让罗伊斯失望。

“如果你不想看了,你可以早点去休息。”胡梅尔斯并不想关于比赛的话题继续讨论,他放在罗伊斯左肩的手紧了紧,与此同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有了细微的缩小。罗伊斯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或者他只想这样站着。胡梅尔斯手掌的温度最终还是穿透了罗伊斯肩部的衣服到达了他的皮肤。

“要和我一起吗?”

罗伊斯看到胡梅尔斯点了点头。那就一起,没有人想形单影只。





在各自房间前相隔一段距离并肩站着的时候,胡梅尔斯向左侧过头再一次搭上了罗伊斯的肩部,然后他的手很自然地移动到了金发德国人的脖颈。罗伊斯感觉到胡梅尔斯握了握他的脖颈,他的拇指刚好滑过自己的喉结。罗伊斯转向右边,胡梅尔斯的方向,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在胡梅尔斯手中的转动,但是更高大一些的男人并没有因此放手。罗伊斯握住了胡梅尔斯的手臂,正好是他大臂和小臂交接的肘部,他有一根手指按住了胡梅尔斯某处凸起的青筋。

无论如何,他不会像曾经邀请莱万那样邀请胡梅尔斯进屋,更不会让他上床。

“晚安马茨。”在他们握住对方站立了一会儿的最后,罗伊斯送开了手,然后那只手垂在罗伊斯身体的一侧。胡梅尔斯在下一秒也松开了手,他们仍在对视。右侧的黑发男人可以回应的也只不过一个晚安。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这段时间夸德拉多攻入了今晚的第三粒球,波兰人真正意义上失去了最后的机会。而罗伊斯更不会知道的是,或者说他更不会想到的是,总会有一天,他也会邀请胡梅尔斯。

END

评论(8)
热度(110)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