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Captivity

*感谢 @伯纳乌的小戴花 同学提供的创作思路,其实是一个伪囚禁。
*现实向但有一点私设,豆腐哥哥对不起我知道其实你是个好人。
*感谢你的阅读❤️❤️





正文:

阴天,莱万在喉咙里感觉到雨水的气息。慕尼黑是个少雨的城市,但在莱万把第三罐空了的啤酒放在桌子上犹豫了一下扔进垃圾桶后,外面开始下雨了。莱万通过那个狭小的窗户判断着雨势,从楼下警车车窗上的雨点来判断。明天的户外训练能否正常,由这场雨的大小决定。

莱万回到这间公寓的起居室,他坐进沙发里,把手机握在手机,有那么一个瞬间简直是要把手机握碎。然后他划开屏幕,开始非常严肃地回复最新的一条信息。那个时候他拧着眉毛像是在远房亲戚的葬礼上。

——伯母,对于马尔科的失踪,我感到非常震惊,我会尽我所能做些什么,但愿他早日回来。

然后莱万把手机放在沙发的一侧,他抱头躺下,左脚压上右脚,这是他常用的入睡的姿势,弯曲的肘部顶着沙发,展开的肩部意味着威胁和愤怒。事实上莱万完全没有睡意,他睁着眼,对他而言,一个心跳像是一个小时。一直以来的烦躁袭击了他,于是他痛苦地坐了起来,然后他把自己穿进那双限量的昂贵拖鞋里。他买了两双,这样的缘故,让他和罗伊斯可以穿上同款。

在他踢踏着走进浴室之前,莱万在厨房里的水池前反反复复地用水冲洗自己的脸,直到他冲湿了上衣的领口和前胸。然后他脱下上衣,那种潮湿冰冷的触感让他感到不舒服,屋里的暖气非常孱弱。这之后,他光着上身出现在浴室门口,因为低着头的缘故,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双限量的昂贵拖鞋,在浴缸的外面。它们之所以被摆放的整齐,是因为那来自于莱万的井井有条。那个大的出奇的浴缸里没有水。

罗伊斯躺在浴缸里。

罗伊斯的昏迷时间很快结束,莱万对此非常清楚,他坐到了浴缸的扶台上。他小心地避开那些注射用的针头和针管。

“你醒了,马尔科。”

罗伊斯的眼睛依然失焦,这和莱万预计的一样。他因浑身无力而疑惑和迷茫的表情挂在脸上,这和莱万预计的一样。在听到莱万的声音并看到莱万之后,他变得放松甚至是露出了微笑,等等…这和莱万预计的不一样。

“我把你绑架了。”莱万平静地像是说,今天是周三,明天有训练,后天是晴天。然后他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以防第一遍自己的声音太小,或是罗伊斯不在注意,“我把你绑架了。”

罗伊斯的本来的笑容凝滞住了,然后他疑惑地环顾四周。他可以想起的是,莱万邀请他到慕尼黑,他们喝了酒然后到了莱万的住处想要继续。他有点小心翼翼地,从浴缸里撑着自己坐起来,“我睡了多长时间?”

“你昏了三天半。”莱万纠正罗伊斯口中所说的“睡”。莱万持续给罗伊斯注入让他昏迷的药物,因为最初的那包白粉末只管得了几个小时。

莱万转会拜仁慕尼黑的第五个月。慕尼黑正是她的冬天。这是2014年11月的第三个周三,11月19日。

“这是一个玩笑吗?”罗伊斯盯着莱万,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事实上,从莱万的表情上他已经意识到这绝非一个玩笑那么简单。又或者,罗伊斯想说,我很渴,可以给我一杯水吗。然后他注意到了手臂上的新鲜针眼。

“你没听见我说了什么吗?我绑架了你,下一步,我会囚禁你。”

莱万在罗伊斯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又开了口,“你得清楚你现在的身份。”

“我不明白,”罗伊斯淡金色的眉毛皱起,“你的意思是你要把我软禁在你的公寓里?”然后他没有等莱万的回复,“放我走,这并不有趣。”他起身要离开浴缸,莱万握住他的手腕把他摔回去。罗伊斯现在虚弱的要命,莱万不可能不知道。

“你在干什么?你弄疼我了,你疯了吗!”如果罗伊斯五分钟之前可以想到现在的情况,他根本不会露出一丝微笑。然后他冷冰冰地盯着莱万,将有气无力尽力掩藏,同样冷冰冰地开口,“让我走。”

“听着,如果你现在走,我就会惹上麻烦,因为警察已经开始监视这里了。”

莱万因为赤裸着上半身而开始感到寒冷,他站起来开始左右踱步,他的焦躁不安被他藏在低沉的声音里,差那么一点甚至可以骗过他自己。“警察来到过这里,尽管他们没有发现你,但是他们仍然非常怀疑我。”

“等等……别开玩笑了,他们怎么可能没发现我。”

“起居室里,有一个像极了立式空调的大储藏柜,警察来的时候,我把你放在里面。”

罗伊斯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他恐惧地吸了一口气但并没有完成整套呼吸的动作,最后那口气同罗伊斯声带振动讲出的话一起颤抖着地吐出来,“罗伯特,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我已经忍受到极限了,忍受没有你的生活。”

罗伊斯睁大了眼睛,然后他垂下了头,再度抬起时他脸上满是努力装出来轻蔑和嘲讽,“是你离开我的,转会的那个人不是我。”

“拜仁不是没给你橄榄枝,你本来可以和我一起!”莱万被罗伊斯语气里的情绪激怒了,但很快他平复,开始变得诚恳,像是循循善诱的低年级的老师,“你知道的,在多特蒙德,你只会一无所获。留下,对你的未来,我们的未来而言……”

“让我走。”罗伊斯打断他,莱万口中的“我们”让他的心脏一缩,但也就一缩仅此而已。然后他意识到四天半前以朋友的名义同意莱万的邀请前往慕尼黑是个错误,错在听到对方在电话中熟悉的声音而无法说出拒绝;和莱万陷入爱河是个错误,错在不该溺进对方的海蓝色眼中就此放弃挣扎;或许从一开始,认识莱万就是个错误,如果罗伊斯可以在一开始就明白,他不会给自己带来安稳和愉悦。鼻尖相抵的青涩,十指相握的温情,唇舌交缠的情欲,身体碰撞的快感。莱万给罗伊斯带来的假象不只这些。而事实上,他们最终不会迈上同一条路,也不会殊途同归。

“不,你不会走的,如果我告诉你一旦你出现我就面临入狱的风险的话。”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在乎这些,我被你囚禁,难道还要保护你吗?”

“无论如何,我了解你,你不会走。”这句话结束之后莱万转身离开浴室,半分钟之后他穿着上衣回到浴缸前。罗伊斯抬头,露出他那双红了眼圈的眼睛,够清楚了,莱万和罗伊斯都明白。

一错到底这种荒谬的事情,只有一个个体是无法完成的,纵容这种事情每分每秒都在发生,就在空气中,只要你想它就有。

莱万坐进浴缸中,环住罗伊斯,摩挲他的脖颈,做这一连串动作他只用了两个心跳的时间。罗伊斯没有任何动作,也就是说,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

“留在这里,之后的事情我来解决。”






莱万坐在沙发的一边盯着罗伊斯看他喝下两杯温水之后,带着他回到了那间浴室,罗伊斯看到了那里挂着的两件浴衣。莱万握住他的手腕拉他到离浴缸有三英尺远、隔着玻璃的喷头下,在那之前他们都把该离开身体的衣服都脱去了,莱万拉开透明的玻璃门,罗伊斯单纯地补完水之后依旧虚弱,他那只没被握住的手扶在玻璃上。莱万扶住他的腰。

只是单纯的一次冲浴,在这之后罗伊斯裹进浴衣里,然后他躺在莱万的床上,莱万坐在床尾,他们盯着对方有那么一段时间都无话可说。莱万的手里有一罐啤酒,黑啤酒。

“我不可能在这里一辈子。甚至一个月,一周……”

莱万握紧了啤酒罐,“警察很快会再度造访,不过我会……”

“我从不曾想过你会蠢成这样,在你给我下药的时候就该考虑到这一切,事情绝非你所能控制的”,罗伊斯打断了莱万。

“如果你和我一起,我就不需要这样了。”莱万被罗伊斯的指责和不信任惹得火大,事实上,他根本没这个资格。

“别了吧罗伯特,需要我揭穿你吗?你对感情的需要远比我想的还要肤浅,你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一直无条件陪伴你的人,而不是我。”

在莱万因被说中而开始变得愤怒之前,罗伊斯并没有打算停下来,“如果你需要的真的是我,或者说,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在私下和拜仁接触、签订好条约、准备好一切之后再告诉我,你至少,”罗伊斯突然哽住,深呼吸后他继续,“你至少应该和我商量,而不是在事情变得不可扭转之后再告诉我,告诉我我应该和你一起。我不责怪你,因为有野心无可厚非,但是请你不要假惺惺地说出你是为了我们的未来这样的话,事情发展成这样,我觉得恶心。所以,无论如何,我很快就得离开……”

“够了!”莱万暴怒地打断罗伊斯,对方眼里闪过的惊慌并没有阻拦住莱万从床尾走向床头的步伐,莱万掐住了罗伊斯白皙修长的脖子,他无法忍受罗伊斯口中所言的他知道的属实的事实。在长时间的紧张、焦虑、不安之后,他失去了大部分理智,他想要给罗伊斯一点教训,他得听自己的话,他必须留下,他是自己的,“你被囚禁,你处于劣势,所以给我仔细你说的每一句!”

罗伊斯在莱万没有控制的力度下涨红了脖子,然后是面部,那双漂亮的眼睛也开始变得失焦而且突出,罗伊斯想做些什么,可是他远比自己想象的要虚弱。如果莱万再不松手,罗伊斯将挣扎不过三秒。




莱万睁开了眼。短暂的大脑空白之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的手机来确定时间,幸运的是他的手机就在一侧,他看到了显示在屏幕上的11月15日,然后他看到了罗伊斯,罗伊斯那张闪现着惊喜的脸就在他身前,“你看,我明明告诉过你你承受不了那么多,你的酒量我又不是不清楚。”罗伊斯拨开自己额前的头发,“现在是凌晨,你睡了快有三个半小时。现在,我去给你倒水,杯子在你的厨房对吧。”

莱万坐起来,他从裤子口袋里摸出那包白色的粉末。罗伊斯从厨房向他走过来,莱万把药包捏进手里然后突然开口。

“你当时为什么不和我一起来拜仁?”

罗伊斯愣了一下,然后他挑了挑眉,他的回答努力显得轻描淡写,“因为我们不适合继续做恋人,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所以就没有必要继续捆绑对方。”然后他抬眼看莱万,“现在这样很好,我想,你是个还不错的朋友。”

莱万握紧了那包粉末,他点了点头,罗伊斯因此露出了微笑,他觉得莱万认同他。

塑料小袋在莱万的手里开始戳得他手掌发痛,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END

评论(12)
热度(135)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