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Wahl

*估计是我写豆腐丝的最后一篇文章,纪念足圈我唯一zqsg萌过的cp,虽然现在已经凉了但是曾经是非常非常美好的。
*这篇基本上是我自己的一些废话,很不好看。
*最后,我心疼马口,我希望他和豆腐都能越来越好❤


正文:


马尔科,这次你打算怎么选择。留或者走?

圣西罗,老特拉福德,伯纳乌,安联。罗伊斯曾经有许多可能性,同时也根本没有什么选择,未来也许更不会。或者说,曾经抛来的那些他根本不考虑不去看的橄榄枝,也许再也不会给他第二次冷静或冷漠拒绝的机会。

他差一年到三十岁,这像是突然站在了什么交叉口。选择的意义从一开始就不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而是马里奥,马茨,以及那个加蓬人他们一次次甩到他脸上的。加蓬人那样小心翼翼地告诉他那个决定之后他甚至请着加蓬人去喝了酒。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告诉加蓬人这很棒我替你高兴我会想你但这真的很棒你适合他们另外你穿红白会很好看你会帅呆的。

红白穿起来应该比黄黑好看很多,黄色显黑。

当然红白也没有特别显白。

也许只有他最该一辈子被黄黑绑架,最该献上全部,命中注定的就连伤病都改变不了这个。他是多特的孩子,他不想也不会把黄黑当作跳板。他最该孤军奋战,尽管这不是他选的。他想着马里奥能够回来是件不错的事,也不否认安德烈一直都是好伙伴可以是好搭档。但同时他也知道很多东西他无法重来,无法修复一新,更无法改变。

比如那个波兰人。莱万可以九分钟五球可以领衔波兰队可以让他的粉丝吹爆他,可以不费力地偷走罗伊斯的心可以像坐在椅子把手上说走就走可以在球员通道再次见面时当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球场上的助攻和拥抱,更衣室的碰蹭和轻吻。如果那个晚上他们在罗伊斯的客厅不止是看了那部烂到不行的爱情片,如果那次庆功宴结束后他们没有暗自不舒坦但还是挥手作别,如果那个荤段子不仅限于他们俩餐桌上的一乐。他们有很多很多次如果。如果所有感情都能像颠球一样轻而易举,罗伊斯能做的更好的,莱万也是。

事实上,罗伊斯把握不住机会,也没法做出选择。波兰人的德语还可以说的更好,但他Ich liede dich的发音非常完美,罗伊斯听过一次那是唯一的一次。莱万起初是小心翼翼地从他的手背顺上手臂外的毛衣,罗伊斯带着古怪的笑盯着他,一切也许都是因为黑啤酒。然后莱万很快丢掉了小心翼翼,扶上肩膀最后是脖颈。罗伊斯全部都在罗伯特的手掌触碰到的那一块皮肤上了,而莱万全部都在他自己的那只手上了。他拉近罗伊斯近到他们中间只能隔两句话,莱万说Ich liebe dich,罗伊斯努力眨眨眼保持清醒,他甚至勾出了一个微笑,想了一会儿不确定地说Ja kocham cię.他不确定的是发音的完美与否,而不是是否该用这句话去回应。这是他偷偷做的功课,是他百无聊赖本不该动的心思。他们最近的距离也不过如此。

罗伊斯那是唯一的一次说波兰语,但对于那个烟花满天新年钟声敲响他们俩半醉半醒的寒冷的夜晚而言这一次就够了。他们当时都有点年轻,冲动来的时候没法控制荷尔蒙多巴胺力比多,冲动过去了也没有胆量凑近伸手开口质疑或是重复。

好在莱万终于先离开了,这样是不是好多了?当然不是。莱万在他们第一次共同进餐的酒馆后门外告诉了罗伊斯官宣会在今天过后,也就是明天。他们刚吃完一餐,那是很棒的一餐。那天是新年的第四天,罗伊斯还记得四天前他们是如何念对方的母语的。罗伊斯觉得莱万搂紧自己就像抱住一个兄弟,罗伊斯握在手里的是莱万皮衣的触感,其实他有点抓不住。那次没有烟花也没有黑啤酒只有腹中的撑胀感但是也是个算得上寒冷的夜晚,只不过那天离开前莱万最后说的是Auf Wiedersehen而罗伊斯只是挥了挥手而什么都没说。他不知道"再会"的波兰语是什么,事实上他母语就好了。他唯一知道的一句波兰语永远都用不上了,是不是这样?

罗伊斯不会把莱万的转会当作莱万的选择。因为这更像是必须的注定的,无论罗伊斯多自以为是或想当然的表现出对莱万留在多特的信心,他事实上在心里从来无法确定,而这种时候又笨拙的不知道如何询问本人。或者不是笨拙,而是他不愿意。就算莱万说了Ich liebe dich那也是错误的,因为莱万那个时候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安联大门的敞开。

波兰人的离开并不是没有预兆,他没有再续约,跑去过几次慕尼黑,卖掉了多特的房子,这一切都是说明。罗伊斯都知道,很早之前,从没再提续约的事情开始。而就算如此那句回应的波兰语依旧能滑出口,罗伊斯也根本没有留给自己时间选择说或是不说。一张嘴话就出来了,怎么能那么自然?



罗伊斯现在29岁,他现在值2000多万欧元,这是很尴尬的,一线豪门?不。国外俱乐部?不。他知道瓦茨克不会放他,瓦茨克至少在他33岁之前都不会离开多特。罗伊斯想走吗?他回答踢球者杂志的问题时表示直到直到下赛季主教练是谁才会开始和多特的续约谈判。是的是的这都是表面,他只是想给高层施压,也仅此而已。更多是精神上的东西,在他内心深处他早就无法离开,无论是他自己还是球队都不该沉沦,不该平庸。他职业的后半程,他能不能带给球队荣耀,这支球队能不能带给他荣耀。他会是那个陪多特一起迎来送去一起再走个几年的人。



其实罗伊斯记错了一件事。那个新年夜,喝醉后和那一连串触碰之间的事情他忘记了。他忘记了那个小小的对话。

你知道的,马尔科,拜仁一直对你有兴趣。包括前几天谈判的时候,他们表现出了对你同样浓厚的兴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莱万的手轻轻地放在罗伊斯的腰间,他已经有点醉了,但是触感的记忆却很清楚。莱万应该有很后悔自己莫名的自信,他以为他和罗伊斯会一起,会一直陪伴彼此,无论..是以什么身份。事实上,那怎么可能。因为罗伊斯来自心底的不安定永远无法在莱万这里得到解决,事实上任何人都不行,这并不是莱万的错。

罗伊斯的脸颊发红,他看起来滚烫和阳台这里的温度完全相反,他踉跄一步上前一步抓住了莱万的领子,他的额头砸在莱万的肩膀上,他很晕,但是他使劲地摆了摆手。你不是不知道我,罗伯特....我,我永远..多特...你应该去拜仁,没什么错,而我..我..属于多特。罗伊斯这样靠了一会儿,那给了莱万足够的时间。然后罗伊斯晃着站起来,紧接着莱万的手就开始了小心翼翼到没有顾忌的旅程。这个答案莱万本该想到的,好在他立刻接受了。这个会彻底改变他们,但在那之前,他选择告诉罗伊斯他的感情,他必须说。莱万并不能说走就走,身着不同的球衣再见面时他也并不能当作一切都没发生,但他必须这样。

一开始他们就不是同一片土地上的人,现在他们变得很远,但至少不像南北极。


爱分很多种,罗伊斯对多特长情始终的陪伴是一种,这不是个选择因为他没犹豫过。他和莱万选择放开彼此给予彼此最大的尊重也是一种,苦甜参半甚至是苦多一些的这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罗伊斯有很多个很多个冬日,莱万染过的白发像这样的一个冬日。罗伊斯也有过很多很多人,只不过他都选择了让他们离开。也许罗伊斯未来还会有许多选择,也许没有。无论如何,当下的选择,在又一个冬日,他已经彻彻底底清清楚楚的想明白了。

END

后记:豆腐丝再凉我也不弃了,请大家当我一开头在胡扯。

评论(24)
热度(207)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