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斯莱双子]COME BACK FOR YOU

*他们都不属于我,但是我爱他们
*不算短,一个有点扯但比较完整的故事
*有私设,也许会有bug(。
*祝阅读愉快,欢迎提出问题和纠错....!



正文:



乔治不知道卢娜为什么会出现在店里,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女孩从来不和幽默或者说笑料沾一点边,从他第一面见到她。正如她现在站在店门口,仿佛只是进错了店。可是卢娜那种半开半合的目光注视明显是射向乔治的,乔治选择和她对视,但那种对视让他有点紧张,但是至少乔治嘴角是翘起来的。卢娜为什么在这,乔治想不到一个合适的解释。

“嘿,我能帮到你吗?”乔治探了探身子,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先赠送一个笑话让人不想离开他的店,难得正经,却还是带着他标志性的玩笑意味十足的微笑。让人怀疑他下一秒就要开始有所行动。

“我...”卢娜像是梦呓,她张嘴说话但表情空洞极了。但在乔治瞪大了眼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她自己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到那时候你会多高兴,但是请记住今晚在月亮升起的时候,我在街角等着你,一定要来。”卢娜的五官动起来,她扫了一眼乔治,蜻蜓点水般地,但是意味深长,接着她倒退出去。乔治疑惑,他皱着眉歪了歪嘴,盯着卢娜的越来越远的金发,他觉得这不是个玩笑。

乔治向街角走去的时候,看见女孩已经站在那里了,他一眼看出她手中拿的瓶子是门钥匙,这意味着他们要去往某个地方,“等等卢娜,”乔治开了口,他不认为他和卢娜会存在什么交集,而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情无法解释,“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

“把手放在上面,”卢娜开口,却像是自语,但她眨了一下眼睛,“你不会想错过这个机会的。”

如果不是错觉,乔治听出了她话中揉杂的紧张不安和压抑的兴奋,他看了卢娜一眼,卢娜的回应,眼神中浸透的坚定让他下一秒不再迟疑,那是一种极有说服力的眼神,他伸出了手。



一个湖泊。乔治揉眼,那个湖泊大概有半个魁地奇场地那么大,像是雾一样的蓝光氤在湖边,有零星的白光点自湖面飘忽着升起,乔治觉得这里很漂亮。卢娜站在他身边,她的手交叉着然后抓住了衣角,她看向乔治,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地开口。

“我们可以把弗雷德带回来,就在这里。”

“呃,卢娜?抱歉,卢娜,可能是我少了一个耳朵的缘故,但是,我恳请你再说一遍?”

卢娜转向乔治,乔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难见的表情,但是那是属于卢娜的表情,卢娜快速地眨了一下眼,“我想我掌握了唤醒亡者的魔法。”

乔治有一秒的呆滞,然后他笑着摇了摇头,他后退了几步,再盯住卢娜的时候眼眶发红,“卢娜?我们所有人都怀念弗雷德,我们想念他,但不代表他能再次回到我们身边,”他停住,然后继续,“我,我总怀疑大战只是我一个过于荒诞的梦,但是事实是我永远的失去了他。”

“你没有永远失去他,”卢娜歪了歪头,她微笑,这个从容自信的微笑差点让乔治信服,“你不相信这个魔法的存在,可是我想告诉你,关于魔法从来没有不可能。”

乔治有些明白卢娜疯子的称号缘由了,他有点感动但同时陷入巨大的失落,这件事本不该再次这样直接不遮掩地冲击他。他想讲些什么缓解一下,但是他发现他根本做不到。

“好吧,如果真能如此,唤醒亡者,”乔治换了口气,“但为什么是弗雷德?”

“因为我怀念弗雷德和乔治,”卢娜几乎没有思考,她微微吸了一口气,似乎需要勇气似的,”尽管在弗雷德离开几天后你就恢复那副熟悉的微笑,但是,我就是能看出你的悲痛,我想你自己都没意识到,那根本掩盖不住。”

卢娜停了停,然后她语调变得悲伤,她垂下头,音调降低,像是在念咒语,“我们大笑,是为了不痛哭流涕。”

“这里将会出现一个点,通过它可以使我们两个人和会出现的弗雷德形成一个平衡,我称它为'卢娜点',俯看是三角的样子。”卢娜向乔治示意着,”哈,那不就是麻瓜们所言的三角形重心?”乔治插话,卢娜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我想你估计是不太清楚,那,当我没说。”

“大部分交给我,我需要你做的是,也是我不能代替的,最重要的,就是全神贯注地回忆你和他的过去,做好是快乐的,”卢娜悄悄打量了一眼乔治的表情,发现他在认真地盯着自己后巧妙地移开了目光,“在我说是时候了的那一刻,挥动你的,”

“等一下,为什么你不能代替?”乔治像是和卢娜有时间差,他的反应时间明显长了一些。

卢娜的表情表明了她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但她还是开口了,“因为你们是双胞胎 兄弟。”

“呃,仅仅如此?”

“是这样。”

“那我想你没有说服我。”

“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做。”

乔治往后退了一步,“听着,我现在不是很确定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卢娜,我也的确搞不明白你的目的。唤醒死者的魔法,怀念我和弗雷德,”他拿出了魔杖,没有直接指向卢娜,但他紧紧握在手里,“来吧,要不要跟我说说实话?”

从卢娜的表情上看不出来她情绪的变化,但她绝对不是完全平静的。她张了张嘴,然后咬住了嘴唇,也许是在做思想斗争,卢娜最终耸了耸肩,“目睹过死亡的人会被亡者托梦,你该懂我的意思,弗雷德有托梦给我。”

乔治握住魔杖的姿势并没有动,尽管他抖了一下,“喔噢?讲讲他在你的梦里做了什么吧,详细一些也许更能说服我。”他露出的那种微笑指正了他在说谎,至少现在,他大概一个字也不会相信。

乔治有点惹着卢娜了,虽然这是他的目的。卢娜的表情明显有些僵硬,但是她很快开口,令人吃惊地是带着些不该属于她的咄咄逼人的感觉,“也行,我认为你也该知道这些。”

“弗雷德在两周前开始给我托梦,一开始我很震惊,我想告诉你,可是他告诉我不要,”卢娜快速地扫了乔治一眼,“与其说是托梦,不如说是他总在我的梦里和我见面。”

“更多的时候,他向我回忆你们的过去。他告诉我你们俩曾经互穿过对方的衣服一整个月可是没有任何人发现,你们会在餐桌上交换吃过几口的食物,因为你们都觉得有趣,你们曾经一起把韦斯莱太太的桌布烧着,是因为粗心而不是故意,然后是弗雷德把它恢复一新。啊,还有很多,最后的时候,他告诉我,他想回来,他想念你。”卢娜盯着乔治,“他对你的想念让我感觉窒息,那样的浓稠感情让我疑惑。他说你可以把他带回来,只要你想。”

这是卢娜,而且她没有说谎或是开玩笑。乔治的脑子快速地转着,感觉像是超负荷了一般,弗雷德,真的还以这种形式存在吗。思念强势地回归,乔治突然感到欲哭无泪的崩溃,他蹲在了地上,他很久没有一点笑意也展现不出了。卢娜也跟着他蹲下。

“我真的可以把他带回来吗。”

“嗯,他说你可以,你就可以。”

“那好,”乔治站了起来,“开始吧,一切代价,只要他能回来,我的生命也算不了什么。”

卢娜似乎是警告似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她举起了魔杖,“你可以开始使劲想他了,在差不多的时候,按理讲他就会回来了,”

“什么时....”乔治还没问出口,卢娜已经闭上了眼睛开始挥动魔杖了,尽管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乔治也闭上了眼睛。



他开始回忆。太多了,他那些美好的回忆里都是弗雷德,他看到他们俩的身影从眼前晃过,他们在霍格沃兹闲逛,他们恶作剧,他们在家里用魔法开玩笑,他们偶尔进入有求必应屋,他们穿对方的衣服,他们挤一张床。黄昏,夜晚,黎明,他的疼痛和他的歉意,他的赤裸和他的赤裸,他的皮肤上是他留的痕迹。

乔治突然进入一个难以描述的幻境,他呼喊卢娜,可是显然这里只他一个人。他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疯狂的事情,他在试着做不可能的事情,他在为弗雷德打破客观的规律。乔治听到了一个声音。

“乔治•韦斯莱,你果然来了。”

“谁在说话?”乔治去摸他的魔杖,然后他发现,他的魔杖不在身边。那个声音来自头顶,但又似乎能够穿透地面,乔治试着不发抖,然后他做到了。

“弗雷德•乔治在这里回答了一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你也要回答,如果你们的答案一致,你带他回去,如果不一致,将没有人能唤醒你。”

事情开始变得诡异,乔治很难克制住自己不发抖了,但是他说,好的,尽管问就是了。

那个声音发出了奇怪的,大概是笑声。

“说出你们最肮脏的秘密。”

很明显的指示,乔治想,不管说话的是谁,这个存在想让他为他们的关系感到羞愧,类似什么,不伦,多么让人不耻,而这让他感到一阵恶寒。因为他从来不认为这是肮脏的秘密,这是他和弗雷德最美好的过去,他根本不会因此感到遗憾或是后悔,再选一次,他还是会在那个特殊的夜晚面对着弗雷德除去最后一层衣物,然后吻他。乔治不管弗雷德的答案是什么,他也不在乎他是否会因此丧命,他已经想好了,他开口。

“咳,大概要让你失望了,我们没有什么肮脏的秘密。”

那个声音猛然大笑起来,乔治不再想发抖了,他甚至也跟着咧了咧嘴角。

“往前走。”

乔治迟疑了一秒,然后他向前走。

时间长的像一个世纪。没法回头,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一个未知到另一个未知,疲惫和无力开始让乔治缓下步伐。

直到乔治听见卢娜的惊呼声,他突然能够睁开眼睛,他已经回到那个现实的湖泊边了,他看到卢娜停止了挥舞魔杖,她捂住了嘴。

他们都看见了,蓝光和白点,缠绕着一个人形,从湖中走出来,偏过头去,乔治看到卢娜似乎要落泪,这是乔治没有想到的,这胜过一切苍白的关于感动和震撼的描写,而对他而言,眼泪已经不足以说明什么了。卢娜没有想到,这个以情感为力量的魔法,改变原有的定则,有点像是整个颠覆,却又不完全是这样。那个人影走近,卢娜突然觉得她该离开了。

他和我回答了同样的答案,他知道,我们没有肮脏的秘密。

乔治颤抖着,他开口,“.....弗雷德?”

那个人摇了摇头,笑得几乎露出牙齿,“我不是弗雷德,”

“我是乔治。”

弗雷德重生的第一句话是这个熟悉的句式,是乔治曾经无数次搬到嘴边的话。但弗雷德却赋予了这句话新的意义。弗雷德想告诉乔治,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但无可否认地,他们早就成为了彼此,身体,心理,他们是一体,因此乔治就是弗雷德,弗雷德就是乔治。兄弟,伙伴,搭档,师生,爱人,他们是一切关系,同时又根本无法被任何关系定义。

弗雷德从死亡中走出来,而乔治同样也站在过生死一线的关键上,好在他们胜利了。因为太过沉重地思念和留恋,因为破碎的曾经的整体总叫人绝望。因为他们本来就不该分开。

弗雷德在乔治的震愕中紧紧地拥他入怀。无比熟悉,陌生,再到熟悉,他在这里,他也还是在这里。同生,所以拒绝生死两隔。弗雷德感觉到他在这个有生命的世界的存在感正一点点回到身体中,乔治的热度,通过拥抱传递给他。而他紧紧地贴着乔治的脖子,他想吻吻乔治,可是他更想长久地持续这个拥抱,就算是时间的尽头。命运馈赠,机遇巧合,一切注定。

“我果然被你带回来了。”


END

感谢阅读,比心。

评论(12)
热度(119)
  1. 彼岸之境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是HE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