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yDick]一发短小的甜饼

*再搞一次jaydick,OOC都是我的,BUG都是我的
*阅读愉快❤


这个时候迪克早应该到了,但是他没有。他不断地重复该死这一类的脏话,然后穿过那些潮湿脏乱的巷子,他觉得自己现在跑起来的样子很恶心,为什么不从屋檐和电线上溜呢。他看到那些遮住月亮的云,它们同时夺走了迪克看路的光,夜幕中厚颜无耻的挂着。

这是哥谭。迪克要去杰森的安全屋。尽管迪克无法得知现在的时间,他没有表,他看不到钟楼,他能确定的是,离他和那个一点就炸的红头罩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他希望杰森能理解他,现在他的腿像灌了铅,事实上他已经忘记他从什么地方开始跑,跑了多长时间。迪克给自己开起玩笑,他想要克他命,从布鲁德海文一路K到哥谭,再到杰森的安全屋。

他还是到了。

“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杰森穿着随意,没人会把他和那个红头罩联系到一起。他捏着啤酒罐站在门口,抛出了一个问句,而迪克显然没有答案。“你不知道,我来告诉你,我想把这个易拉罐砸到你脸上,”屋里的男人开口,易拉罐在他手里被挤压的更瘪,“两次。”

这不会让迪克生气,因为杰森就是这样。这是他的真实,同时也是他的脆弱,他通过这样保护自己,事实上他没必要的,在迪克面前,他不需要防备,伪装,什么都不需要。

杰森可以对着迪克满嘴乱飙脏话和杀杀死死,但是他们俩都清楚他们互相迷恋对方,并且深爱彼此。所以如果要是杀也是他们杀掉彼此,然后共同死去。在同一个夜晚被埋起来,在一片土下面互相骚扰。

契合。

“不不不,别用易拉罐,用你的拳头,来个几次狠的,”迪克揶揄到,他用自己的手比划了几下,然后他看到杰森眉头皱了一下,但这是好的预兆。

杰森把啤酒罐往垃圾桶里丢,”你知道我不会。”

迪克爆出大笑,然后他从杰森和门框之间挤进去,他还是很疲惫,他想把自己甩到床上,但是理智阻止了他,杰森也阻止了他。

“在爬上我的床之前,给我脱掉你那身制服,警察。”杰森盯着他,迪克知道这是杰森表达不满的方式。杰森讨厌他在布鲁德海文警局工作,而现在从服饰上看他是夜翼,杰森在抱怨导致迪克没能守时的夜巡。迪克不打算理睬这句话,但他的确需要一个冷水澡。他慢条斯理地脱,然后走进浴室。事实上那不是个浴室,它太破了,但是总有可以擦洗的地方,迪克向杰森要了一条毛巾。

“别像个娘们似的磨磨蹭蹭迪基鸟,”杰森时不时地踢他隔间的门。但是他小声嘀咕的“我等不及了”绝对不会让迪克听见。

“你该少说几句话小翅膀,”迪克哼哼到,然后开始唱他的曲儿。杰森由踢门到砸门,他告诉迪克不许那么喊他,并且叫迪克不要再唱了。


当迪克裹着毛巾站在床边的时候,他没怎么犹豫就把自己砸进了床里,杰森在床上,他突然想把迪克踹下去,然后他就那么做了。

他们打起来了。迪克先收的手,因为他不想再出汗,于是几个心跳的时间过后,他们并排躺在床上。杰森转过头看着迪克,迪克也收到磁力吸引般看向他。这个注视持续了一份分钟,他们是有些尴尬的,但是其实还好。杰森率先打破了这个看起来静止了的时刻,他稍稍转移了视线。

“别他妈看了,我们可以亲热了。”杰森开口。他会把所有调情的话都像放狠话一样讲出来,并且停止在一个僵硬的点。有意思的是这样只会让迪克更兴奋。然而这次杰森难得地有了后半句,“和我接吻,我想念这个。”

迪克被杰森拽住了头发,他同时也攥在了杰森的领口,他赤裸上身,杰森并没有。从摩挲对方嘴唇到唇舌交缠,他们接吻就像要把对方吞掉,他们幅度很大,迪克甚至撞到了床头。但是这个吻帮助他们俩都硬了起来。

“你打算和我做运动对吗?”迪克拉扯着杰森的短裤,他望向杰森的时候,眼底是一层铺好的引诱。他着急。

“别问我屁话,把你毛巾扯下来。”杰森非常受用,他吃这一套,他同样着急。但是他犹豫了一下把迪克再次拽向自己,“再亲一会儿再干。”

迪克憋住了笑,他打算在这个吻纠缠完之后告诉杰森,这两件事根本是互相不耽误的。

END

评论(7)
热度(77)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