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BACK AGAIN []5[]

*我从学校活着回来了,然后很快又要溜回去,以后估计会慢一些但是不存在弃坑的可能性
*一点点猴宽  就想写他俩腻来腻去
*浏览的都是天使 阅读愉快❤



入睡前罗伊斯喝了一杯牛奶,他听说过睡前喝牛奶会有助于睡眠。进入睡眠状态是他逃避的方式。但是那杯牛奶的效果并不好,它更像是咖啡,罗伊斯反而越来越清醒。这种情况下,他给他的心理医生打了个电话。是这样,在莱万离开之后的第二年,他曾一度怀疑自己需要心理医生,因此他请了一位。当然在医生第一次会诊过他后就明确告诉他,他不能再正常了。尽管这样,罗伊斯却常常与这位医生保持联系,一方面是医生没能完全说服他,另一方面是医生完全属于他喜欢交的朋友的类型。因此这之后,罗伊斯就和这个叫托尼克罗斯的心理医生成为了朋友。

“托尼,他回来了。”电话接通后,罗伊斯这样开口告诉克罗斯。

“这个你已经告诉过我了,有别的什么分享吗?”医生在另一头,语气里有一丝不耐烦,“让我猜猜,是不是他给你发了短信告诉你他爱你啊?”

”托尼?你怎么知道?”罗伊斯显然吃了一惊。

“因为你一个小时之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告诉我过我了。”医生显然非常不愉快了,“马尔科?你还好吗?我有点担心你,这是你今晚给我打的第三通电话了,并且一直在重复这件事。”

罗伊斯在心里懊悔了一下。事实上他不常这样,只是这次他有些失控了,而他现在必须从根本上找到解决的办法。“我还好,只是,我该怎么做?”

罗伊斯猜克罗斯在另一边估计是翻了一个白眼,因为对方有两个心跳左右的时间的沉默,随后对方开口,“马尔科,这是一道送分题,加雷斯都不会这样问。”心理医生一向不太满意罗伊斯在情感方面表现出来意外的毫无技巧和过分小心翼翼,“你等等,加雷斯听到我刚刚提到他的名字了,他现在正在缠着我,而且我们马上要去酒吧了,你自己仔细考虑。”这样说完之后,克罗斯补充到,“你们不应该分开的,所以,好好想想。”

克罗斯把电话挂上,贝尔几乎把他圈进了怀里,“为什么跟你的朋友提到了我?”他把克罗斯的手机拿到一旁。他的下巴抵在克罗斯的肩膀上,他的鼻尖蹭着克罗斯的脸颊。

“因为我这个朋友在某些方面和你很像,”克罗斯伸手绕过贝尔的头然后把手插进他头发里,“是你喜欢的方面吗?”圈住克罗斯的男人问到,“不,是我不太喜欢的方面。”这个姿势维持了一会儿,克罗斯试图从男友怀中站起来,“我们要出去了,你可以放开我了。”他吻了吻贝尔的侧脸,而贝尔把嘴唇朝向了他。

心理医生在心里小小的抱怨了一下,然后满足了男友的要求。



罗伊斯鬼使神差地拿起地划开他的手机锁屏,敲击到信息界面。他长时间盯着那条来自莱万的简短的短信,他无声地读,低低地念出声,然后又是沉寂,这期间他陷入了一种虚空之中,他感受不到真实存在的他周围的物品,而是感到缥缈转和转瞬即逝,他短暂地进入了一种断片状态。这种时候,他的确不需要太多人的建议,他的确需要自己思考清楚。

五分钟,或是十分钟过后,仿佛是键盘的邀请,打下“你睡了吗?”几个字后罗伊斯才恢复了自我意识。那行字躺在发送框里,事实上罗伊斯根本不需要这个问题的回复,他知道莱万不会睡的。而他期待的这个结果,让他自己吃了一惊。他意识到,自己和莱万一样,同样期待和渴望,而且长久以来,他不比莱万少一点。而现在,他只需要按下那个带着奇妙诱惑的发送键。这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举动,在莱万那样坚定的表白后,来自罗伊斯的这个问候,不用费力阐释的,是默认了他们之间重新开始。

鉴于自己足够清醒,罗伊斯触碰到那个键的时候没有再多的考虑和犹豫。而松开按键后他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和宽慰,他甚至扬了扬嘴角,在错过了太多的情况下,这次他需要放手一搏,况且,他知道事实上他不用的,莱万已经替他兜好了底。他要做的只不存疑地跳下去,而这之后,没有万丈深渊,没有未知的恐惧,他只会跳进莱万怀里,然后他们接吻。

到目前的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但是顺理成章,事实上,罗伊斯这样想到,他们早就该这样。克罗斯和格策的话更让他确信,“我们不应该分开的,就是这样。”他甚至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会曾有过犹豫。罗伊斯把手机放在一侧,却忍不住不断去查看是否收到了新短信。

而很快,他很快收到了莱万的回复。

23:44
[还没有,正在看书。想知道是什么书吗。]

罗伊斯对着屏幕笑了,他立刻开始敲击按键。

23:45
[不是很想,我想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睡。]

23:45
[过会儿。你真的对我在看什么不感兴趣吗。]

23:46
[好吧,那你说说看,你在看什么书。]

23:46
[我现在没在看书了。我在想你。]

23:49
[想见面吗?]

23:50
[现在吗?]

23:50
[你不想吗?]

23:51
[你知道这个问题没有意义。给我一个地址,然后我去找你。]

罗伊斯迟疑了一下,然后他把地址打了上去,很快他又想到,莱万目前是住在什么地方他尚不知晓,而且,他担心莱万已经非常不熟悉这个城市了。于是他删除了那些打好的字。

23:53
[我去找你吧,给我地址。]

23:54
[这可能不太好,我现在还住在旅馆。我还在找新公寓,毕竟这才是我到的第二天。而你一定赞同旅馆不会是一个好的见面场所。]

这条短信给了罗伊斯一个突然的想法,这个想法使他心跳加快,他为此感到兴奋,他甚至有些反应过度了。然后他就这样将那个想法打了出来。

23:55
[你其实可以搬来和我一起住。我是说,我是认真的。]

然后发送点出去之后,罗伊斯就后悔了,尽管他们曾经是恋人,并且现在正在试着再次确认关系,可现在他看起来似乎有些太过着急,罗伊斯确定自己是失控并且头脑发热了。如果莱万的回复是拒绝,罗伊斯将不知道如何挽回局面。

但是莱万怎么会拒绝呢,他不会拒绝的。他甚至用一通电话代替了发信息,因为关于搬进罗伊斯公寓的事宜有很多细节他们以通话的方式更方便讲清楚。“我会交房租,”莱万说这句话的时候很难不笑出声,而罗伊斯则是愉快地配合他说好的。

“晚些时候见,”莱万在通话的最后将声线压得非常柔和,“到时候我想要一个久别重逢的吻。”

罗伊斯抠住手机的边沿,他咬着下嘴唇,“你先过来再说。”

他当然会吻他。

TBC

评论(2)
热度(69)
  1. sally的一点小事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