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宽]甜饼一块

*背景:2016.7.8欧洲杯法德半决赛后
*如题 就是一块少脑子的甜饼  不好吃 很多Bug

*写给 我坠喜欢的@999咸鱼 ❤  提前祝生日快乐!🎉🎉以后还要缠着你过很多很多个你的生日🎂
16年对我而言真的太特殊了,真高兴遇见你😘




克罗斯陷进床里,他不太习惯宾馆的床,事实上所有太软的床都不适合他,这同时他讽刺地想好在这是最后一晚。柔软的触感催生出他的倦意,克罗斯出于本能的合上双眼。他的脑中闪过很多个念头,黑白或是暗色,使他疲惫。最终有一个念头没有匆匆掠过而是让他清醒过来,他瞬间睁开了眼睛。

我们输了。

克罗斯用手捂住了眼睛,然后向下,在下巴上摸了一把,像是在擦什么东西。距离比赛结束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他一直在试图说服自己接受事实,但是他失败了。这需要时间。

克罗斯设想过的和14年一样的捧杯,征战欧洲顶级赛场,他渴望胜利和一个没有遗憾的夏天,但是他们缺少的似乎是一些运气。克罗斯很重地叹了一口气,他需要在更清醒的时候总结原因。

正当克罗斯翻下床准备熄灯的时候,他的手机在床头嗡嗡地震动起来。他处于情绪低谷,打算忽略掉这通电话,却在掠过屏幕时猛地打起了精神。

贝尔。克罗斯划开了接通,他没有理由不接恋人的电话。况且,忙碌的赛程让他们很久没有联系,克罗斯的确想念他。

“加雷斯?你怎么.....”
“我在你房间门口。”

克罗斯在拧开门把手之前迟疑过片刻,但最终他打开了门,贝尔确实站在门口,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克罗斯心里沉甸甸不知道吊着的是什么落了下来。整条走廊光线都很暗,门前的灯把光线投到威尔士人脸上,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贝尔抬起垂着的头,与克罗斯短暂对视之后扣上了他的后脑勺,克罗斯会意地搭上恋人的脖颈。他们交换了一个安静的吻。

“我本来应该赛后就联系你的,不过你为什么没有走?”克罗斯把手塞进贝尔手里拉着他走进房间,贝尔用另一只手将房门带上,同时他握了握了克罗斯的手,“最开始我以为我们都等等到11号之后才能走。”他坐进沙发里,克罗斯跟着坐下,贝尔把他圈住,“接着我就打算等你等到11号,” 克罗斯勉强笑了笑算是给这句话一个回应,“结果没想到明天早上我们就能一起回去了是吗?”说完这话,克罗斯把头向后仰到贝尔肩膀上,贝尔就势吻了吻他的侧脸,带出克罗斯一阵微微的颤抖。

“我们输了,”一阵沉默过后,克罗斯这样开口,“我们也是。”贝尔接上他的话,他知道克罗斯现在非常低落,他也知道这个家伙总喜欢把很多事情压在心底,他们应该理所应当的分享一切。这种时候克罗斯需要他,“托尼,你得知道我们已经做的很不错了。你的表现棒极了,记住这点,我为你骄傲。”贝尔轻声安慰德国男友,然后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碰了碰克罗斯,“你今天在场边发脾气了。”

克罗斯盯了他几个心跳的时间,他知道贝尔指的是什么。克罗斯有些不愉快,事实上他根本不想回想起这个,但最终他的口中溜出一丝轻微的叹气,“我当时没控制住自己,但是,那不公平。”

“我知道,我丝毫没有觉得你做错了什么。你是最完美的,”贝尔把克罗斯抱紧了一些,他亲吻克罗斯露出皮肤,他想让克罗斯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站在他身前,或者和他并肩而立。

“我所希望的是我们都在不被伤病困扰的前提下有所进步,每场比赛下来我最关心的是你的身体情况。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你。”贝尔说出这些话不需要考虑,但他发觉克罗斯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贝尔知道这样看不出什么的表情下可能藏着各种情绪,而现在克罗斯应该是有些痛苦的,他甚至似乎都没有听到贝尔在说什么,“我失控了,那不像是我,我应该更好的把握情绪,不够沉稳,我要做的还很多。太糟糕了,加雷斯,我很清楚我离你所言的完美还有很远。”这样说着的时候,克罗斯的情绪变得很激动。贝尔皱眉,下一秒他给了恋人一个吻,考虑到这个吻只应该是安慰性的,贝尔没有伸出舌头。他感觉到克罗斯没有抗拒他的意思,于是他让这个吻持续了一会。然后他们分开,克罗斯很自然地缩进他的怀里。

“嘿,振作些,现在我们可以一起期待新赛季了。”贝尔希望新的比赛征程会让克罗斯转移些注意力,但克罗斯不轻不重地给了他一下,德国人的语气里揉杂着复杂的感情,“我一直都很振作,但是我需要时间冷静,过会儿我就可以满血复活。” 听到克罗斯这样说,贝尔突然凑近他,“那我的到来有没有加速你的满血复活?” 克罗斯因为这句话在这个夜晚露出了第一个笑容,然后他挑挑眉,“也许?”

下一秒,贝尔把克罗斯按在沙发上,“别,不要。”克罗斯笑着抓住贝尔的手臂,“我很累,” 贝尔的表情里有一秒失望的神情,虽然只是很不明显的一闪,但是克罗斯捕捉到了,于是他立刻跟进一句,“会补偿你的。”这样说的时候,克罗斯感觉到了脸上发烧。

贝尔点点头,他拉克罗斯坐起来。克罗斯的主动可以算作是难得的奖励,贝尔为这句话性奋了一下。“加雷斯?你在想什么?”克罗斯戳戳威尔士人的胸口,他沉默有一会儿了。“我?我正在思考你应该不会介意和男朋友交换一个超辣的吻。”贝尔的语气算得上温柔,与此同时他的手已经跑到了克罗斯背后随时准备拉近他们俩的距离。他对克罗斯对这这个问题可能的回答很有把握。没预料到的是克罗斯没有给出语言答复,而是把贝尔拉向了自己,率先一步让贝尔的嘴唇吃痛,他咬住对方的下嘴唇,也想好了下一步做什么。托尼克罗斯一向是个行动派。

“托尼,你会回格赖夫斯瓦尔德吗?”威尔士人把手放在趴在他胸口的恋人的脖颈上轻轻摩挲,他决定留下陪克罗斯一晚,“不一定,但我想和你一起度假,在8月1号之前,我们还有不少时间。我和你,我们有很多地方可以去。” 克罗斯一边说着一边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趴着,然后他盯着贝尔,“不要拒绝我。”

贝尔打了个呵欠,他意识到已经很晚了,然后他圈住克罗斯,“你明明知道我永远无法拒绝你,” 克罗斯表情有细微的变化,贝尔认为那是一点不好意思和愉悦的促使的,这个发现让他很得意,但是快点补充精力才是要事,“现在我们需要好好休息。” 克罗斯点点头,事实上他有点睁不开眼,他的确很困了。饱含困意,克罗斯小声地哼哼唧唧了一句,有点像是个小孩子,“有你身边在我总是睡得太熟,一定要记得叫我,晚安。”

“当然,晚安。”贝尔在心里缀了一句爱你,之所以没说出来是他知道如果他这样讲,克罗斯也一定会再回一句爱你,贝尔不能保证他再多听一句克罗斯用目前的这种声线讲的话会发生什么。他吻了吻恋人的嘴角,事实上如果角度允许的话他是会吻嘴唇的。

END

评论(8)
热度(65)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