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丝]BACK AGAIN []3[]

*私心加了一点点脸鱼,日后我绝对会再添cp, 因为光写豆腐和马口我会无聊的(请闭嘴
*浏览的都是天使,阅读愉快❤



罗伊斯不明白自己为么要返回家中,然后换了一套衣服,事实上是一套新衣服。他站在镜子前有过几分钟的呆滞,恢复神志后他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发胶的问题,然后意识到离他头脑发热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二十分钟,下一秒,他就从镜子前离开了。走到门前他又开始发呆,他的手搭在门把上,可是完全没有开门的意思。罗伊斯和他的手应该都清楚这个迟疑是为了什么,一方面某种长久以来的渴望让罗伊斯窒息,他承认他的期待。另一方面他又小心翼翼退避不肯出击,这源于他原始本能的对自己的一种保护。他不该是那种会被同一个人伤害两次的被动者,但这么说来似乎对莱万有些不公平,也许他们是正确的,只是遇到了错误的时间。罗伊斯擅长给错误被修正的机会,他打开了门。

走在街上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感觉回到了时间的另一端,有什么熟悉的东西和他重逢,不是莱万,而是这种多年前的感觉。也许他们都没变。但他抬手一看表这种朦胧蓝调美好缥缈的感觉立刻消失,如果指针走的正确,他毫无疑问的要迟到了。“该死,我提出的时间,结果我还晚到....”罗伊斯跑了起来,他既为未能守时在他的自律方面感到不愉快,又忍不住担心起莱万的想法。这样边跑边想着,莱万已经出现在了他不远处的前方。

“马尔科,你迟到了六分钟。”莱万站在咖啡店门口的长凳前,“他没换衣服。”罗伊斯产生了这个念头,然后他被自己吓了一跳,但好在不到一个心跳的时间他就抛开了这个念头。“抱歉,我...”罗伊斯开口,一时间他根本想不到合适的解释,“我回去换了件衣服。”

什么,该死,为什么是这个解释?罗伊斯有那么一秒怀疑他的声带他的嘴的张合不受他自己的大脑控制,他开了口想赶在莱万意识到什么之前修正这句话,可是他甚至都无从开口。然后他看着莱万的喉结动了动,他知道自己来不及了,“发现了,黑色和黄色的搭配穿在你身上非常合适。”莱万笑的很自然,同时也真诚极了。

罗伊斯喘了口气,还好。他的笑容也自然的出现在了脸上,“喔噢,谢谢。”罗伊斯和莱万的目光短暂的交汇,罗伊斯感受到莱万的刻意停留,他有点想笑,然后他发现对方的嘴唇又动了动,“也许我们该进去。”莱万开口,罗伊斯的目光向上,他看到莱万的眉毛微微皱了皱,他熟悉莱万这些小动作就像熟悉那些省去碳氢键的结构式。罗伊斯知道这意味着莱万急于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于是他点头表示赞同。

但当莱万经过罗伊斯也就是和罗伊斯的距离拉近的时候,罗伊斯不可置信的吸了吸鼻子,他确定那是烟草的味道,尽管不很刺鼻却还是带着隐约的侵略性,“...等等,”罗伊斯喊住了莱万,莱万有点差异的转头,他对于金发的年轻人要说什么完全没把握,“罗伯特,你现在是抽烟了吗?”莱万愣了一下,但不到一秒他点头的动作就打破静止。“对,”莱万开口补充,“大概是两年前开始。”

罗伊斯的身边人也会抽烟,比如赫迪拉,这个恶劣的酒吧老板甚至还试图带坏他的小男友,一个就要毕业目前在海洋馆做实习饲养员的大眼睛年轻人。罗伊斯知道他姓厄齐尔,赫迪拉叫他梅苏特。罗伊斯每次都会在赫迪拉递烟给自己的时候不犹豫的拒绝掉然后再阻止赫迪拉把这根转递给厄齐尔。“他还是个孩子,抽烟有害健康。”罗伊斯无数次这样呵斥酒吧老板,“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会抽烟了。”赫迪拉也无数次这样反驳,然后他吸一口烟然后假装要往罗伊斯脸上吐烟,而罗伊斯总会一下跳起来装出非常生气的样子。那个吃可爱长大的厄齐尔尽管知道这是无伤大雅的玩笑,但还是会嘴甜称呼罗伊斯为哥哥并替赫迪拉道歉,然后吻吻自己的男朋友好让他安分一点,最后一点酒吧老板特别受用。

转回现在时到傍晚的长凳旁,罗伊斯有些失望,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但他还是努力表现的正常。“我抽的不多。”莱万的解释里难免流露出歉意,罗伊斯捕捉到了并且立刻提出如果他们再不进去将会没有位置。事实上,咖啡店还很空。

“我是这家的常客,我一直都要的是康宝蓝。”罗伊斯在坐下的同时这样开口,“不会太甜吗,”莱万立刻接上话,罗伊斯知道莱万向来对甜食没有兴趣,康宝蓝这种有着甜腻鲜奶油的咖啡一定是他首先排除的,光从这点来看,莱万倒是没有变的。 “不会,至少我还没有含着太妃糖或者巧克力什么的。”罗伊斯打趣,莱万很给面子的笑了,他轻咳把笑结束,“我打算点蓝山,前提是他们有。”罗伊斯不觉得奇怪,某种意义上来讲,莱万和蓝山咖啡很像,酸苦甘醇复杂矛盾揉杂在一起,“蓝山的咖啡因含量几乎只有普通咖啡的一般,这样说来,它很健康。”莱万继续蓝山咖啡的话题,“同时,它必须是黑咖啡。” “可是那大概会很酸苦?”罗伊斯似乎也不想立刻结束这个话题,于是他抛出问题。“是,的确,但是如果你愿意尝试的话,你就会发现实则是一种享受。”莱万的认真让罗伊斯发笑,“马尔科,也许你该换换口味。”罗伊斯笑着摇了摇头,“我更想有个甜蜜一点的夜晚,蓝山也许更适合一个浓雾的清晨。”莱万耸肩,然后他被桌上放置的插在玻璃瓶里的玫瑰吸引了目光,他用手碰了碰上面的刺,“嘿,小心点,这可是真花。”罗伊斯伸手去阻止莱万,然后他突然像是雷霆击中般的意识到他们此时此刻在这里的目的,然后他望着自己伸出去的左手,感到了一丝尴尬。

莱万当然不会看不见那只伸出来的手,一直到前一秒他都把自己掩饰是很好,他们似乎就是长时间分别的老友,也就是朋友而已而没曾有过什么亲密关系。他做的很好,但罗伊斯不。罗伊斯在他面前总似乎还是个学生的模样,总还显得青涩,他总还是年轻的。莱万赶在罗伊斯把手收回之前把玻璃瓶推进了他手里,罗伊斯立刻抓住了这个下台阶的机会,他握住了玻璃瓶。“你想跟我抢这个是吗。”莱万忍不住笑意,他自己清楚这个笑来源什么。“当然不,”罗伊斯很快把玻璃瓶重新推回原处,然后他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事实上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可以开口,“罗伯特,谈谈我们俩吧。”

莱万似乎没预料到,但他的表情很快出卖了他,罗伊斯看出了期待和一些别的什么细碎的感情,然后他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我的电话。”难免有气的罗伊斯想不明白平时一天没有一通电话的他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得到一通电话。“你该先接电话。”莱万催促他,罗伊斯看清了来电人之后努力控制住了情绪,马里奥,去他的马里奥。罗伊斯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他怀疑自己可能露出一个苦笑,因为盯着他的莱万的表情开始有些奇怪,或者可能因为他的表情因为气愤而太过狰狞。

他和莱万的故事几乎就是个秘密了,除了马里奥,那个马里奥格策知道一部分。也许他们三个人之间会有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但罗伊斯至少想知道反应条件是什么。他走出咖啡馆,接通了电话。“嘿,马里...” “马尔科我需要你现在来找我,立刻,马上!”罗伊斯被死党兼同事这么一吼完全不知所措,“等等你不是出了什么事吧。”罗伊斯吼回去,“快来就是了。听我说,我完全是为了你。”这句话的效果果然好,罗伊斯也就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好。挂掉电话他才觉得不知所措,他站在冬日的街头透过玻璃看到莱万正对着自己,他似乎在笑,马尔科不由自主也跟出一个笑,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罗伊斯在心底问自己,他真希望所有事情都能像他学生时代配平方程式一样简单。

TBC

评论(5)
热度(69)
  1. sally的一点小事蓝墨水和汨罗江 转载了此文字

© 蓝墨水和汨罗江 | Powered by LOFTER